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点绛唇:谁向花前醉小说(沈云珠小说)整本免费

《点绛唇:谁向花前醉小说(沈云珠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4 21:39 作者:佚名 标签: 云儿 沈成云 现代言情

暗香袭来,今非昔比,谁向花前醉?

点绛唇:谁向花前醉小说(沈云珠小说)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点绛唇:谁向花前醉小说(沈云珠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杜若香如故

精彩节选


太子登基时,立了太子侧妃为后。
原因很简单,命书上写了,他的第一个皇后,会乱箭穿心而死。
封后圣旨下来的那天,我的姐姐,也就是太子妃沈成云,笑眯眯地来到我宫里,行了个不怎么端正的礼:”臣妾恭喜皇后娘娘。”
然后她凑近我,恶毒地弯起鲜艳的红唇:”沈若若,珍惜这两天好日子吧,不过也别太得意了,如果让我有哪里不开心了的话,毕竟你死后有没有个好谥号,可全由我说了算。”
”是么?”
我后退一步,沉声道。”
那姐姐可千万别死在本宫前面。”
 01.我家是医药世家,祖辈三代都供职于太医院,这一辈没有儿子,只有我和沈成云两个女儿。
我们两个自小学习药理,沈成云是大夫人生的女儿,自小娇惯着养大,嫌捣药磨药会损了她那双滑如凝脂的玉手,更讨厌那股难闻的中药气息会沾染上她那被香料熏过的绫罗长裙,因此总是偷懒。
爹和大夫人宠爱她,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随她去了。
我就不同了,我没有她那样的靠山。
关于我的生母是谁,府里流传着不同的版本,有的说是府里某个早亡的奴婢,有的说是外面乐坊里的某个歌姬。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出身卑贱,不得宠爱。
好在我是聪明的,药理书我看一遍就记得,药方子我抄两次就能悟出新门道。”
那有什么用?”
每次看着我辛苦地捣药,沈成云都会嗤笑。
对于你而言没用,但对我而言有。
我这样的庶女,估计是嫁不得高门楣的公子了,倘若爹把我许配给哪个小厮,若是我喜欢的也就罢了,倘若他是个吃酒打老婆的混账东西,至少我能逃出去,去江湖上当个郎中。
在世上有个能安稳活着的角落,这便是我的心愿了。
可没成想,这样小小的心愿,到最后也实现不了。
起初,我只是看着爹日夜不睡,在书房里愁眉不展。
我对爹没有太多感情,他的爱都给了沈成云,我自然也没什么爱给他。
但我对医术感兴趣,我想知道什么疑难杂症是他破解不了的,也许……也许我能行。
爹起初不愿告诉我,但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我的确自小有天赋,于是他让我扮作医童,跟着他去了宫里。
得病的人是太子,爹告诉我,他是胎里带的弱症,自小便有咳疾,这么多年来吃了无数药,一直不见好。
太子卧在踏上,看到他的脸时,我的心多跳了一拍。
他真好看,没有半点儿荣华富贵里养出来的奢靡气,相反,他像一株安静的植物,像我日日相伴的那些药材,清瘦、俊气,散发着一股清苦的芬芳。
我带着斗笠,长长的纱遮住了我的面容,我小步走上前去,轻声开了口。
父亲斥责我的僭越,太子却温和地笑了。”
无妨。”
他伸出手腕给我,我搭上去,他用清明如水的眼神看向我,幸好垂纱遮住了我的脸,不然他一定会看到我的脸红了。”
不是弱症……是热毒。”
我小声道,”所以不该补,而是该疏。”
”荒唐!”
父亲大声道。
我初出茅庐,未免太没有分寸了,这句话说出来,直接相当于宣告之前的这么多年里,太医院的各位老人家全都判断失误。”
沈院首,无妨的。”
太子看向我,他的眼角天生有个弧度,因此看谁都像是带笑,”那你会开方子么?”
”我……可以试试。”
我回家,翻了一夜医书,斟酌了许多个时辰,最终写出了一张药方。
配好的药材被送入东宫,每日熬煮。
七日之后,太子多年来的咳疾就这样治愈了。
太子向我父亲询问,这个小医童是谁。”
请太子殿下恕臣之前没有说明。”
父亲的鬓角带着汗,”那其实……是小女。”
太子殿下要迎娶太医院之首的女儿为太子妃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
我去药铺取药时听到了,心突突地多跳了一拍,连忙飞奔回家。
府内已是喜气洋洋,大夫人笑眯眯地把一支金步摇簪到沈成云的头上。”
京城那么多闺秀想嫁给太子,害得相思病都犯了也想不成,还是我们云儿有福气。”
心里那个不好的预感成了真,我站在原地,夏日的风带着暖意吹过我的衣袖,我却只觉得如坠冰窟。
沈成云回头看向我,皱了皱眉头。”
瞧那丫头傻呆呆的样子,大喜的日子,当真是晦气。”
我张了张嘴,喉咙很干,发出的三个字像是泣血。”
……那是我。”
”什么?”
沈成云没有听清。”
那是我!”
我放大了声音。
沈成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爹和大夫人的脸色也变了。
爹走过来,扬手给了我一个重重的耳光。
大夫人则对着下人们烦躁地挥了挥帕子:”你们先下去。”
屋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爹脸色铁青地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
我抬头看着爹,轻轻张口:”爹,你若是真问心无愧,就看着我的眼睛说——太子来娶你女儿,和究竟是谁治愈了他咳疾这件事没关系。”
爹错开了我的目光。
但只是短短的片刻。
片刻后,他回头直视我的眼睛。”
当然有关系。”
爹走到沈成云身边,慈爱地将手掌放在沈成云的肩头。”
云儿写出药方治愈了太子殿下的咳疾,太子殿下欣赏云儿的才名和贤德,于是娶云儿为太子妃——这有何不对?”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父亲。
他并不回避,也直直地回视我。
到底是我低估了他。
原来人真的可以对两个亲生骨肉如此差别对待。
沈成云笑了,她走到我面前,凑近我的耳边。”
妹妹,你别难过。”
”庶女怎可做太子妃呢?”
”这福气你是接不住的,我替你接住了,你该为我开心啊。”
我咬紧牙关,良久,轻轻笑了出来。”
我当然为姐姐开心。”
”那么姐姐一定要祈祷,太子殿下未来平平顺顺,连风寒都不能沾。”
”不然的话,万一他有个头疼脑热,来问姐姐,以姐姐这药材都分不清的三脚猫医术,那不就是……欺君之罪了么?”
我话音未落,爹、大夫人和沈成云都乍然变色。”
云儿也可以学习医术。”
爹冷着脸说。
我微笑着摇摇头。”
爹,你的女儿你最了解,别自欺欺人了。”
02.他们在书房讨论了一整晚,然后叫我过去。
我推开门时,看到沈成云脸上带着未干的泪,她红着眼睛瞪我,然后扭过头去。
爹无奈地看她一眼,随即将目光转向我。”
你作为陪嫁侍女,跟着云儿一起入宫。”
”爹!”
沈成云叫道。
她显然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一决定,急急地走到书房中间,伸出手来指着我的脸。
若不是我侧头躲了一下,她涂了丹蔻的长指甲险些划伤我的眼睛。”
你看她这个不服气的样子,让她陪我进宫,她一定会勾引太子殿下的!”
爹走到我面前,他变得温和了许多,我知道,那是他有求于我的前兆。”
若若,你和云儿是姐妹。”
”是啊,两姐妹就该互相帮衬着。”
大夫人附和。
我用力绷紧了脸,生怕用力用得不够,我就会立刻冷笑出来。
这些年来,我吃沈成云吃剩的点心、大冬天要帮她洗贴身的衣物,这些爹和大夫人都看在眼里。
那时怎么没有人对沈成云说,我们是姐妹?”
若若,你娘呢,身分是个见不得人的。”
大夫人幽幽地说,”所以对外也并不能宣称你是我们家的小姐,这一点呢,想必你也是清楚的。”
”所以留在府里,你也就是个丫头奴婢的身份,只能嫁个不识字的小厮,要不就是卖出去做妾。”
”入了宫就不一样了,云儿是太子妃,未来便是皇后,你是皇后身边的红人宫女,怎得也能够配个御林军侍卫,这不好么?”
”但是如果你现在闹起来,云儿没了太子妃的位子……”大夫人走到我身边,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肩,她动作如此轻柔,让我感觉有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缠上了我的肩膀。”
那你说……你自己能好过么?”
是啊……好过不了的。
我这条命,从来由不得我自己。
我乖顺地低头,轻声道:”我明白的。”
”若若一定好好扶持姐姐。”
大夫人和爹对视一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旁的沈成云脸色也由阴转晴。
这样的好脸色……他们维持不了多久了。
我在心中暗暗地想。
 03.太子对沈成云很满意。
怪不得他,沈成云只有在面对我时,会露出那副刻薄嘴脸。
其余的时候,她生着一张人畜无害的面孔,华美、富丽、端庄、柔和,用算命先生的话来说——”此女一看面相,便知是个富贵命。”
而我就不同了,瓜子一样的尖下颏,皮肤冷白得没血色,眼珠子的眼色都比别人浅几分,像市集上那种一两银子一大把的琉璃珠子。
算命先生当时为了讨大夫人和沈成云的欢心,是怎么评价我的面相来着——哦,我想起来了。
他说的是,”是个命薄的狐狸精。”
当年他这么说完后,大夫人和沈成云,都满意地笑起来。
而当初只有十来岁出头的我,则蓄满了委屈的眼泪。
如今时过境迁,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会咬紧牙关忍眼泪的小姑娘。
在伺候完沈成云梳洗后,我悄悄对着铜镜,打量着自己。
命薄——也许吧。
但狐狸精——至少在之前的人生中,这评价可是冤了我。
既然已经担了这个冤名,那不如坐实了它。
太子喜静,最爱的便是看书和习字,经常一个人在书房一消磨便是一个下午。
沈成云从来不去,她当年在府里便说过,看字儿多的东西她头疼。
那天下午,沈成云靠在凉榻上午睡,她吃完饭后素来是要午睡的,只是这次,我在她宫里的香炉中,加了一点点药草。
烧成香灰之后也绝对不可能再验出任何问题,成分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些安神的药。
烟雾缭绕中,沈成云会睡得香一点,沉一点,比平日里久一点。
不多,大概也就半个时辰。
但对我来说,够用了。
我端着绿豆莲子汤,去了太子的书房。
 04.太子的书房坐落在草木深处,窗外是一片竹林,雪白的墙壁映着淡墨色的竹影,竹影随风晃动,让人的心也跟着动起来。
我端着绿豆莲子汤,行礼如仪。”
太子妃让我来给太子殿下送汤。”
侍从没问任何话,直接让我进去了。
我端着汤,来到太子身后。
他在习字,墨色淋漓地在宣纸上铺开。”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很难想象他这样俊秀文气的人,写的是这样一手快意的狂草。
他写完了,回头看到我,吓了一跳。”
奴婢冒犯了。”
我连忙跪下。”
无妨。”
他摆摆手。
他很喜欢说”无妨”,温和、好脾气、没架子。
是我期待中夫君的样子。”
殿下在练字,奴婢看呆了,于是忘了通报。”
”你家家风不错,丫鬟也有私塾先生教着识文断字么?”
心头涌过一丝痛意,不知是对爹,还是对我那个不知身份的娘的怨。
我将这痛意压下去,轻声道:”奴婢不但识字,对书法也略通一二。”
”哦?”
太子来了兴趣,索性将浸透墨汁的狼毫笔递给我。”
叫我瞧瞧。”
”奴婢不会写诗词歌赋。”
”不必,你随意写几个字就好。”
”那奴婢……就写奴婢最熟悉的东西吧。”
我拿起笔,对着雪白的宣纸,轻轻下笔,一手端正的唐楷。”
黄连、栀子、黄柏、金银花……”太子起先颇有兴致地瞧着,渐渐地,他意识到什么,脸色变了。
我平静地写着,一个字接着一个字,心中带着一股含血的快意。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把全家人的身家性命悬在笔尖,为一个根本不知胜率为几的赌局下注。
可那又怎样呢。
你们不在乎我……于是我也不在乎你们。
我写完,书房里静得落针可闻。
太子站在我身边,我听得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我写了一整面宣纸,内容非常简单。
——是那张救了他的方子。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还有一些别的解释,比如作为沈成云的丫鬟,我见过那副方子,恰好能够背诵……但我知道,当初那张方子,是送到过太子面前的。
太子喜欢习字,他对人的笔迹极度敏感,他能够清晰地意识到,我和写那张方子的人,是同一个。
再结合那一日他听过我的声音。
结合写出这样一手唐楷的人必然常常写字,但沈成云却完全不进书房,手上连个握笔的茧子也没有。
所有往日里会被忽略的蛛丝马迹串联起来……我不信太子发觉不了。
寂静,良久的寂静。”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太子低声问我。”
若若。”
”若若。”
太子轻轻地重复,”你是沈家的丫鬟?”
”可以这么说。”
我轻声道,”我叫沈若若。”
我的重音咬在了那个”沈”字上。
太子沉默,他明白了。”
绿豆莲子汤……不错。”
他端起我放在桌上的瓷碗。”
是,绿豆味甘,性寒,入心、胃经。
莲子味甘、涩,性平,归脾、肾、心经。”
”二者合一,清热解毒,最适合殿下的体质了。”
半个时辰后,我回了院子,沈成云刚刚睡醒,揉着眼睛看我。”
你做什么去了?”
她没好气地问。”
熬了点绿豆汤。”
我扬起手里的碗,”小姐要不要尝尝。”
”谁喝那劳什子东西。”
沈成云不耐烦地说,”取点儿冰镇西瓜来。”
她脸上的不耐烦神色只维持了短短一瞬,因为在我身后,太子踏入了院子。
沈成云的脸像翻书一样快,转眼间便换成了柔美温和的模样:”殿下来啦,妾身午睡起来正燥热呢,有用井水冰的西瓜,咱们一起吃点吧。”
我垂首去拿西瓜,听到背后,太子淡淡地对沈成云说。”
你最近不是嚷着闹肚子么,还贪凉?”
”哎呀,妾身刚醒,脑子还不太清醒,怎么忘了。”
我听到沈成云尴尬地回应。
当晚,沈成云早早地燃起明烛,等着太子来就寝。
等到半夜,太子也没有来,侍从过来说,太子在看书到深夜,就在书房睡下了。
沈成云失望地睡下了。
我睡不着,一个人走到花园的鲤鱼池边看月亮。
看着看着,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太子。”
你胆子很大。”
他低声道。
我摇了摇头。”
其实我胆子很小,从小到大,我没为自己争取过什么。”
我轻声说。”
那这一次,为何例外?”
”因为我喜欢殿下。”
我转过头去,迎着太子的目光,平静而又笃定地说:”我从见太子的第一面,就喜欢殿下。”
想来我这样沉默文静的人,从来没有如此直白热烈的时刻,太子微微愣住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