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帝台春小说(卫夫人为什么叫卫夫人)整本免费

《帝台春小说(卫夫人为什么叫卫夫人)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5 21:38 作者:佚名 标签: 刘业 卫夫人 古代言情

卫玲珑本是一名寄居于叔父家中的孤女,弘道四年的一场大雪,一场追银,令她结识了当朝亲王刘业,也令她原本平静的生活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刘业是世人以为的冷面亲王,却比谁都重情重义,悄然变卖名下最值钱的庄园替欠朝廷银两的官员还债,令其家人不至于露宿街头朝廷有难,他处处周…

帝台春小说(卫夫人为什么叫卫夫人)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帝台春小说(卫夫人为什么叫卫夫人)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母子嫌隙


第9章 母子嫌隙 太后对他的话大为不满,蹙眉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认为自己有错?” “儿臣不敢。”他的答话并不能令太后满意,冷眸道:“只是不敢,而不是知错,看来你还是没将哀家的话听进去。” 太后走到炭盆前,取过一旁的铁钳子拨一拨烧得通红的银炭,“哀家知道你不怕得罪人,当年先帝让你执掌刑部,你就斩了好几个犯了法的公候伯爵,往好了说,这叫禀公执法,不循私情;可要是往坏了说,你知道是什么吗?”她转身,冷冷盯着刘业,“是残杀功臣!” “你斩的那几人,哪一个不曾为我大梁立下汗马功劳;又有哪一个不曾随先帝出生入死,你可知先帝与哀家费了多少力气才将这件事压下来,没有闹大,先帝在位几十年,一直推行仁政,这些年哀家明着暗着劝你多少回,凡事留些余地,不要赶尽杀绝,你但凡有一句听进,今次也不至于闹到这步田地,可偏偏……”太后说到气极处,连连摇头。 夜雪无声,倒是暖阁里燃着的金销硬烛爆了几朵灯花,令得光线又亮了几分,“仁政固然好,但儿臣以为,不该越过朝廷律法,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有错不罚,何以服众?” “那他们之前立下的功绩呢,就被你这么抹了?连将功抵过的机会也不给?” 刘业犹豫片刻,沉声道:“儿臣始终认为功是功,过是过,不该混为一谈,再者他们立下的功绩已经换取了高官厚禄,并没有什么可以拿来抵过的。” “你!”刘业的一再顶撞令太后心气越发不畅,沉下脸质问道:“依着你的话,倒是哀家错了,先帝错了?” 兰珠怕他们母子闹僵,连忙笑着上前打圆场,“太后,这晚膳可都快凉了,还是先用膳吧。” 太后看也不看她,只盯着刘业道:“哀家问你,户部欠银一事,该如何处置才算妥当?” 刘业知道她想要听什么,但那实在不是他的性子,几经思索,他暗自一咬牙,抬头道:“但凡欠户部银两的,都需在年底之前归还欠银,否则明年俸禄一律扣下,何时偿还欠银何时再发。” 太后没想到自己说了半晌,他竟然还是这样咄咄逼人的回答,一点反悔的意思都没有,一时气得脸庞煞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兰珠在一旁劝道:“太后,殿下还年轻,难免思虑有所不周,您慢慢教他就是了,这会儿还是先用晚膳吧!” “晚膳?”太后重重一拂广袖,冷声道:“哀家还用得下去吗?” 刘业低头道:“都是儿臣不好,请母后息怒。” 太后冷笑道:“燕王素来公允,事事以律法为先,怎么会不好,倒是哀家多管闲事,自讨没趣。” 刘业知道她动了怒,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宣太后盯了他半晌,忽地道:“年后,皇帝要去泰山封禅,此事关乎皇帝与我大梁国运,最是要紧不过,哀家思来想去,唯有你最适合,所以从明日起,你去礼部监管泰山封禅一事,务必要事事妥当,不可有半点差错,明白吗?” 刘业仰头望着明烛下隐隐透着几丝厌弃之意的宣太后,脸上掠过复杂难言的神情,良久,他低下头,沉沉道:“儿臣明白,请母后放心。” “好。”宣太后漠然应了一声,并不看他,“你跪安吧。” “是,儿臣告退。”在刘业带着随从退出暖阁后,兰珠上前扶了宣太后坐下,轻声道:“难得与燕王一起用顿晚膳,太后您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宣太后的冷笑在寂静的暖阁听来,格外刺耳,“这话你该与他去说才是,一样都是哀家肚子里爬出来的,可他与皇帝的性子却是南辕北辙,也不像先帝与哀家,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兰珠有些无奈叹息着,半晌又轻声劝道:“就像奴婢刚才说的,殿下毕竟还年轻,您慢慢教他,总是会好的。” 宣太后连连摇头,“他今年多大,哀家就教了他多少年,你跟了哀家那么多年,最清楚不过。可结果呢?教来教去,他还是那副刻薄寡恩的样子,半点也没学到皇帝的宽厚仁德;好比刚才,哀家说得口都干了,结果呢?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不说,还振振有词,满口歪理,实在是气煞哀家了;早知如此,哀家那会儿就不该让他负责户部。”她越说越气,恨恨一掌拍在膳桌上,吓得宫人又跪了下来去。 兰珠语气婉转地道:“殿下也是想着尽早收回朝臣拖欠的库银,奴婢听说,自从殿下执掌户部以来,借出去的库银已经收回六七成,很是难得呢。” 宣太后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你什么时候与老六走得这么近了,如此帮着他说话?” 兰珠心中一跳,连忙赔笑道:“奴婢整日在太后面前侍候,哪里有机会与六殿下亲近,奴婢只是不想太后与六殿下母子生疏,所以才帮着说了几句。” 宣太后面色稍缓,摇头道:“整日对着他那张冷冰冰的脸,想热切也难,回想哀家怀他之时吃了那么多苦头,真是枉费辛苦。” 兰珠虽觉得这话对刘业有失公允,但怕又招来她疑心,不敢再多言,重新盛了一碗汤递给宣太后,后者接在手里,抿了一口浓稠的汤汁,道:“册后一事,皇帝有决定了?” 兰珠恭敬地道:“奴婢问了在养心殿侍候的宫人,听说皇上打算谁先诞下皇子,就册谁为后。” 宣太后眉心一跳,冷喝道:“荒唐,皇后地位尊贵,仪同皇帝,执掌东西后宫,若是立得不当,将祸害社稷江山,岂可凭一名什么都不懂的稚子来定夺后位归属,虽说母以子贵,可也该有个度。” 兰珠取过一个扇贝,一边仔细挑着里面雪白的肉一边低低道:“据太医诊断,容妃腹中的龙胎比端妃多了半个月,而且到处在传,说容妃腹中怀的是位皇子;奴婢斗胆猜测,皇上之所以做这样一个决定,应该是想借机册封容妃为后。”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