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恶女重生,我把暴君强取豪夺小说(虞亭礼沈婆)整本免费

《恶女重生,我把暴君强取豪夺小说(虞亭礼沈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6 21:46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沈婆 虞亭礼

刺杀反叛的藩王失败,被折磨断气的倒霉杀手死后重生到了十四年前的世家小姐身上正赶上藩王的少年时为解心头积恨,她将幼狼囚于掌中,一心把他驯服成自己专属的黄狗旺财结果驯着驯着,却不小心把自己给驯服了,失手松了栓住他的缰绳于是不出意外地被其撕咬得连骨头都不剩——失去清…

恶女重生,我把暴君强取豪夺小说(虞亭礼沈婆)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恶女重生,我把暴君强取豪夺小说(虞亭礼沈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赐名旺财


第5章 赐名旺财 送走管姿,柳棠伺候管聘回房歇息,随口提了一句:“刚才有家丁过来回话,说下厢房的那个掖庭奴已经醒了。” 管聘迷离地打着哈欠,缓缓停下了拆解衣带的手:“既是醒了,怎么没见他过来谢恩?” 柳棠忙不迭去传。 片刻后,大敞的房门前出现了一道踌躇的身影。 管聘坐在里屋,撑着胳膊看了他一会儿,见他没有要进来的打算,有些不耐烦地扬声喊他:“在门口晃什么,还不赶紧滚进来?” 人影徘徊着迈进了屋。 彼时天外风清月朗、檐下灯影绰约。 来人踩过一地浮光,从明亮处走进她的暗房。长发随意地束着,眉间带着鞭痕和新生的血色,脸上一丝神情也无,冷峻得有些骇人。 她稍微抬头,恍惚间还以为瞧见了那个已经手握重权的藩王,步履沉稳,一路携风带煞。 她一颗心不受控制地悬了起来,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扑过来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脖子。 可是他没有。 眼前的他终归只有十七岁,尚一无所有、寂寂无名。 他没资格动怒,所以只能低下头倾身跪倒在她的脚下,忍下所有的不甘与愤懑,低道:“奴前来叩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她强压下心口的紧张,冷笑一声:“还得让人去请才知道来,虞少爷好大的颜面。” 他不动声色地垂下眼:“才醒。” 平淡的两个字,管聘却在字里行间听出了些旁的滋味。 她饶有兴致地提着他的下巴,一把将人拽到眼前:“听你的语气,怎么好像是在埋怨我下手太黑似的?” 先把他打坏,再假惺惺地找人治好,最后还希望自己能对她感激涕零? 他就着这个姿势迎上她的视线,笑意寡淡又讽刺:“奴钦佩小姐还来不及,怎敢心生怨怼。” “钦佩?”她饶有兴致地挑眉,“此话怎样?” 他目光灼灼:“今日五小姐在后院大放异彩,在场的人自是无不心生钦佩。” 她们吵成那样,他迷迷糊糊地躺在柴房也听到了个一二。 倒是小瞧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瘦弱庶女,打起架来居然也处处不落下风。 她撑着下巴戏谑地打量他:“睡了一觉,起来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聪明了不少。” 虞亭礼似笑非笑:“只有聪明人才配在五小姐手下做事,不是么?” 他后背的伤都缝了针,但眉骨上的那一鞭角度打得刁钻,缝针容易落疤,郎中就没下手,只涂了些止血的伤药。 此刻管聘忽而凑近到他咫尺,趁他反应不及,抬手用力揉开了那道已经凝住的伤口。 “对旁人是,对你嘛……”看着血珠重新淌下来,她适才牵起唇角,笑意三分嘲弄,“很抱歉,无论你是有意归顺,还是无心奉承,我都看你不顺心。” 佯装的温顺顷刻皲裂,虞亭礼淡漠地抬头,目光阴沉里带着费解:“为什么?” 管聘歪头:“嗯哼?” 虞亭礼:“我是哪里惹到你了么?” 他不懂,难道只是因为在赏花宴上多看她一眼,就要遭到她如此的苛待么? 此刻的虞亭礼看上去糊涂又可怜,但管聘还是笑出了声,笑眯眯地反问:“如果倾慕一个人都不需要缘由,为什么看一个人不顺眼就非地有理由呢?” 他拂开她游弋在颊边的手,抬手揩去自己脸上的血珠,语调温凉:“那怎么办?天性生得不讨五小姐欢心,实是奴之过矣。要不……你杀了我好了。” 展露过獠牙后,他连装都懒得装了,都开始对她用平称了。 好在她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散漫地牵起唇角:“那怎么行?就这么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不知道的当他多作恶多端呢,非得受尽苦楚才能得个解脱。 他面无表情地看她,她垂眸对上他凶悍的目光,掩唇轻笑:“不过看你这表情,怎么觉得好像是你想一刀杀了我呢?” 他不做声,她便又自顾自地答:“可是虞亭礼,你敢么?” 且不说十七岁的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就算他真的被逼狠了一刀砍了她,又侥幸跑出管家的大门,管恒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 不消几日,全城便会张贴满追杀他的通缉令,届时京城再也没有世家愿意收留他。 什么骠骑将军、一朝首辅,都没人愿意为他惹上一身腥。 攀不到过桥梯,他的青云路可就要断了。 他不能承受的不是她一条命,而是她背后的势力。 他深吸口气,淡淡合眼:“不敢。” 也许只是暂时还不敢。 不过看他低下那颗目空一切的头颅,已然足够让她心生愉悦。 她满意地轻哼:“不敢还不过来伺候?我乏了,来给我按按脑袋。” 他跪着没动,她轻笑劝他:“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别想什么旁门左道,我若不愿意,你就是求死也无门。不如趁我心情还不错好好伺候着,说不定哪日我心一软,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沉默片刻,他依言走过去。 除了顺从,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的手落在穴位上沉稳有力,她被揉得昏昏欲睡,嘴里含糊嘟囔:“别院还缺个马夫,明日起你就去找福春,让他教教你马夫都要做些什么。” 明明只有一匹马而已。 他沉默片刻:“这个马夫,我需要做到什么时候?” “当然是看我心情咯。做得我满意了,我就还你官籍放你自由。做得不好……那我可能还会直接砍了你的脑袋,送你去见阎王呢。” 虞亭礼便不再说话了。 多说无益,好坏的标准都掌握在她手里,自己到头来还不是要被她攥在手里、任她玩弄。 管聘被他揉得酸爽,眉头时而蹙起、时而舒展:“虞亭礼这个名字听上去太拗口了,不太好记,得改。” “……” 她略微沉思:“就叫旺财罢,贱名好养活,也好记。你说呢?旺财。” 身后的人没说话,但下一刻管聘却感觉到覆在额上的手力道骤然加重,疼得她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嘶。” 她不满地回手扯住他的头发,一把将人拽到了自己的眼前。 两人就着反脸的姿势对视,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涌动的凶狠。 到底是一头没驯化好的孤狼,处处带着反骨。 不过越是这样的骨头,折起来才越让人酣快。 她冷笑着咒骂他:“下手轻点,别耍花样,嗯?” 他在她漆黑的视线中渐渐卸下力道:“不敢,只是一时激动……多谢小姐赐名。”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