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心中有数:和男主的倒计时爱恋小说(霍廷谦阮阮)整本免费

《心中有数:和男主的倒计时爱恋小说(霍廷谦阮阮)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6 21:52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阮舟 霍昀

穿成恶毒女配,勇敢追爱

心中有数:和男主的倒计时爱恋小说(霍廷谦阮阮)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心中有数:和男主的倒计时爱恋小说(霍廷谦阮阮)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求而不得

精彩节选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chaptername’ in /www/wwwroot/yemao/api/web/cp/api.php on line 540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content’ in /www/wwwroot/yemao/api/web/cp/api.php on line 540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chaptername’ in /www/wwwroot/yemao/api/web/cp/api.php on line 537

Warning: Illegal string offset ‘content’ in /www/wwwroot/yemao/api/web/cp/api.php on line 537

追了霍昀那么多年,阮舟一直都不明白。
为何他却总拿个还没找到的小女孩作借口,将她拒之门外。
直到某一天,她翻出了那个机缘巧合得到的玉佩,失去的记忆开始浮现。
原来,她只是小说里冒认男主救命恩人,为主角相爱增加苦难的恶毒女配。
而玉佩真正的主人,是住她对门房间,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歌。
她也终于发现,原来自己,竟是一个穿书人。
1霍昀下班回来了。
屋内一片黑暗,他有些疲惫地打开灯,却看见阮舟就这样坐在沙发上,身形瘦削,见他回来才抬起头。”
你回来了,坐,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她牵强地露出一个微笑。
男人虽然诧异却也照做。
阮舟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枚玉佩,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今天我回了一趟家,跟妈妈聊了一会天,聊到了这个玉佩,突然就让我想起了它的来源。”
男人盯着那个玉佩,呼吸稍稍停滞,没有说话。”
我追了你五年你都没答应,你说从小就有喜欢的人,但是有一天你却忽然抱着我说爱我,要和我一起。”
”你记得吗,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老爱跟你闹脾气,质问你到底是爱我这个人还是爱这个玉佩。
然后你就会告诉我这个玉佩是怎么样到我手上的。”
”只是你说的,我没有任何印象,也没有任何记忆。”
阮舟自嘲地笑笑,”然后我就更加生气了,我追了你五年你没答应,因为一块玉佩你说要和我一起。
于是我逼你想清楚,你到底是爱我这个人,还是爱这个和你有着玉佩故事的人,这也是逼了我自己一把,如果你选我,那我会不顾一切继续爱你,如果,你只是要那个故事里头的人,那我,就尝试放弃,尝试不再喜欢你。
我让你想清楚,然后来公寓找我。”
”那天晚上我穿着那条……哈哈穿着那条睡裙冻了大半晚地等你,我想如果你能出现,能纯粹地因为爱我这个人而选择与我一起,我真想把我身心全部毫无保留地给你。”
”舟舟……”霍昀的声音充满了磁性,疲惫让他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他尝试打断她解释什么,而女人并没有因此停止了回忆。”
你知道吗?
那天晚上我都要快绝望了,但当你出现在我房间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天啊我何其幸运。
这个男人爱我,不是因为我是阮家的女儿,也不是因为一些久远的故事,他是爱我这个人,所以想与我一起。”
”那种开心,我至今想起来,还能感受到。
只是今天我发现的事情,以及这几天我们因为阮歌而吵的架,我想我也该醒了。”
”舟舟,你别说了。”
霍昀拉住她的手,有些怒了,却还是强压着情绪。
可是阮舟没有给他解释和打断的机会,她必须要将这些话说完,她和霍昀,必须要经过这一遭摊牌。”
霍昀,我当时真的以为你选择的是我。”
”只是,可能你还是更爱这个玉佩多一点吧。”
女人的语气逐渐冷淡,事不关己般讲述着玉佩的来历。”
这个玉佩是我 12 岁的时候,怀疑阮歌拿走了我的项链,进她房间搜出来的,没找到钻石项链,我就拿了玉佩抵数。
当年救你的人是我妹妹阮歌,你玉佩的主人,是她。”
阮舟挣脱开来他的手,缓缓地站了起来,她忽然就笑了,霍昀看着她的笑容,有些晃眼。”
万幸的是,我们还没来得及结婚。”
她边说边拿起来包包,拿出来里头的戒指盒。
然后毫不留恋地转身,朝玄关走去,那里放着她收拾好的行李箱,可能因为早有准备,剩下的也就这一个箱子的东西了。”
这个房子我已经让中介挂牌出售了。”
”还有,霍昀,我们分手吧。”
2男人错愕地说不出一句话,眉头紧皱,一脸难受,似乎是无法呼吸的模样,有些颓唐地跌坐在了沙发上,手撑着沙发面,似乎在强忍着情绪又或者是在调整着呼吸……却没有抬头看她的背影一眼。
阮舟有些失落,快步走出了房子,却只是走到了电梯厅处,她没有离开,有些焦急地往房屋方向看去。
她在等。
5 分钟过去了。
霍昀并没有马上追出来。
她仍旧不死心。
又过了 10 分钟。
20 分钟……30 分钟……他也没有想要出来找任何人。
阮舟自嘲地笑笑,进了电梯。
一早就知道结果的,不是吗。
可为什么还一直抱着希望,总想着万一……万一呢。
阮舟觉得自己的演技越来越好了,车水马龙之中,她有些疲惫地擦了擦眸边的眼泪。
刚才的悲伤,七分是真的,三分是演的。
她是真的很喜欢霍昀,是热烈地想要嫁给他,愿意跟他一起生儿育女,共同扶持的那种喜欢。
和他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甜蜜得就像美梦一样,霍昀的那些温柔体贴,那些仿佛还响在耳畔的甜言蜜语,让她真的产生了一种错觉。
让她有了这么多年的真心追逐终于有了回报的错觉。
可是他心心念念的,还是那个玉佩的主人,那个在孩童时期拯救过他的女孩,而最近,他似乎已经发现了阮舟并不是他一直在找的人。
真正的玉佩主人,另有其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歌。
霍昀应该察觉怀疑有一段时间了,所以才会有这段时间,他和阮歌两人一系列的纠葛,而每一次纠葛,霍昀都站在了阮舟的另一面。
其实,阮舟很早之前就知道霍昀和阮歌的纠葛,当然,她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3初三那年,阮舟随父参加一个家族酒会,当时宴会上发生了一些意外,却让她见到了命中大劫,对霍昀一见钟情。
但年少的她也不曾轻举妄动,而是将悸动存放在心中,不作理会。
却没想到到了高中竟然和他上了一个学校,也终于知道了这个男孩的身份,他是霍昀,霍家这一辈唯一的继承人。
阮舟觉得这就是缘分,也是上天给她的一个提示和机会。
于是她就开始孜孜不倦地追求。
比起霍家,阮家的实力的确不值一提,可是阮家大小姐,一向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总是要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争取一把。
何况,霍昀优秀得实在让人难以忽视。
作为顶级富家子弟,霍家对自己继承人的素质要求也极高,霍昀升学的成绩全校第一,高一开学便作为优秀新生动员代表宣誓,那个记忆中惊艳的身影站在高处,挺拔而耀眼,让人禁不住心生仰慕与折服。
发现重逢的那天,阮舟风风火火地拦住了独自下楼回家的霍昀,”你好,我是阮舟,耳元阮,不系之舟的舟。
很开心又见到你,霍昀同学。
今天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而那个男孩只是停下来,面无表情地听完她的自我介绍,然后露出个疏远的微笑,”你好,谢谢。
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回家了。”
礼貌,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时候的阮舟太年轻了,年轻得甚至看不懂脸色,又或者她只是下意识地拒绝看懂。
固执地认为那句”谢谢”其实就是同意,就开启了她漫长的追逐之路。
只是霍昀,他所站的位置真的太高了。
从小被当成霍家继承人培养的他,优秀和努力的程度让人发指,除了基础的课程,他还参加了各大竞赛,甚至还需要上围棋班,在校园表演中还展示出来了小提琴的技能……阮家虽然远不及霍家,但也是实力强劲的家族,可在这样的霍昀面前,阮舟也不由得自相形秽。
这么美好、完美的人,怎么可能不让人动心呢?
霍昀身边也都是优秀得不容忽视的人,她要让他看见,太难了。
优秀如阮舟,头一次感觉自己有莫大的压力,她喜欢霍昀,喜欢到不顾一切也想和他站在一块,不是在一起的那种站在一块,而是,希望和他成为旗鼓相当、站在同等高度的一块。
她想成为那些人口中,配得上霍昀的人。
更努力地学习、积极参与竞赛,甚至也开始参与到霍昀所在的围棋班、游泳班当中,在课堂之外,侵入他更多的可视范围。
她不只是出现在那些地方,而是真的努力去尝试做好这些事情。
她第一次跟霍昀表白的时候,男孩只是沉默了一瞬,然后轻声跟她说一句,”不好意思。”
不是”不喜欢”、不是”不合适”、不是”拒绝”,仅仅是不好意思,他这是不是没有拒绝得很坚定呢?
阮舟这样的安慰自己。”
没关系,你还不了解我,所以不喜欢我很正常,我们来日方长!”
那时候的阮舟,自信得让人无奈。
整个高一,阮舟和霍昀表白了三次,都被他礼貌却又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可是阮舟依旧没有气馁,因为她觉得追求霍昀这件事,是有进度的,从最开始只能在演讲台下为他鼓掌,到后面她也能站在演讲台上接受掌声;从一开始她只能触摸围棋入门门槛,到终于拥有了和他对弈的资格,甚至差点就能和他一样得到代表校队竞赛的资格……她每一步的努力,能让她更靠近霍昀。
4那日她晕倒在竞赛班的时候,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校医院,而霍昀坐在一边,见她醒来,十分无奈地问她,”阮舟,你喜欢数学吗?”
女孩有些无措,他却并不执着于得到答案,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我是霍家的人,能不能参加竞赛、得不得奖,甚至读不读书,对我的身份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需要去参加,只是需要得奖,霍家继承人的履历不管在任何阶段都得比平常人更灿烂而已。”
所以,你没有必要为了追赶我,而搭上太多的精力,甚至是折损健康。
女孩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却依旧要强,一板一眼地说道,”霍昀,我是阮家的大小姐,也是要继承阮家的,我也会成为很优秀的人,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履历中更灿烂的那部分。”
他没有看她,只还是垂眸道一句,”不好意思。”
再一次拒绝了她。
可在小舟看来,霍昀并非对她不管不顾。
高一,她表白了三次,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三次。
可在高二那年,她再一次表白的时候被群嘲,不久后却忽然传来了霍昀被记过的消息,原来他和某个同学打架了,而阮舟清楚记得,那个男的是当天群嘲她那群人中,最起哄的那个。
虽然她很担心霍昀,但是那一刻她内心是喜悦又兴奋,她以为她终于有机会了,毕竟冲冠一发为红颜,她觉得自己多少在霍昀心中是有点地位的。
但是接下来高二时期她又表白了两次,还是被拒绝了。
而在这不久之后,霍昀终于大发慈悲地告诉她:”你很好,只是我有一个从小喜欢的女孩。”
阮舟哪里是轻易放弃的人,霍昀单身,如果是从小喜欢的人,为什么她一直没看见他周边有女孩,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

说明她还是有机会嘛!
霍昀明明有动心!
阮舟好几次都觉得是自己错觉,于是让闺蜜王颖盈帮忙留意后,她也认为霍昀是有点意思的,只是一直在抗拒接受,认可阮舟绝对不是单相思。
这狗男人欲拒还迎的姿态,阮舟暗暗发誓,今后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爱上自己。
5高三,阮舟改变策略,不再积极主动出击,却用默默无闻却又有迹可循的方式,就像甘霖渗透沙漠一样,虽然雨露陷入缝隙再无踪影,但是日积月累,总会栽种出绿洲。
她开始各种各样对霍昀好,为他带早餐,晚自习后给他塞一瓶温过的牛奶,为他整理生物化学的笔记……却再也没有表白。
半年多的坚持,连霍昀身边的兄弟都默默地认可她的位置,他们一致认为,霍昀可能不会谈恋爱,但是如果要谈,身边那个位置一定会优先是阮舟。
因为霍昀没有拒绝那些热牛奶。
没有任何一个大男孩可以轻易拒绝一个女孩卑微又不求回报的温暖。
因为认真地跟着霍昀的脚步,高三的阮舟拼了命学习,成绩飞升,拼命紧追霍昀的步伐,想和他站在一样高度的舞台上。
而后来知道真相的阮舟在复盘的时候,也理解到了努力可能是一部分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应该是她的女二光环,毕竟女二,啥啥都好,出色动人,可男主就是不喜欢。
当然,此时努力的阮舟尚且还不知道自己只是个女二,她觉得自己铺垫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在高三的某个夜晚,央求了别人,将霍昀约到了学校后山,在月色之下紧张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意。
而那个男孩在月色之下,脸色动容,沉默许久,终于施舍出来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告诉她多年以前曾许下的承诺。
有人曾以生命冒险救他一命,他承诺了要娶对方为妻,一生守护。
阮舟消沉了好一阵子,但是她又一想,这种孩童时候的承诺,大概也做不得数,霍昀也没说不喜欢她,以后要是碰见了那个救人的女孩,他们两个再好好补偿她就是了,不至于要用一生幸福作为回报的代价。
高考之后,阮舟又去找霍昀表白一次。
恰逢两个班聚会,居然选在了很近的两个餐厅,她那天喝了点小酒,其实就喝了一小杯,为了壮胆。
偷偷让颖盈拿来了白酒和喷瓶,随身带着,到了餐厅门口,偷偷地往自己的身上喷。
然后可怜地在霍昀班餐厅门口的人行道蹲着,眼巴巴地看着门口,等着他出来。
确保他一出门就能看见她。
为了看起来更加真实,她还给脸颊和耳垂打了腮红。
想要借着醉酒的借口痴缠他一番。
只是明艳张扬的脸,满身酒气和微醺的醉态,还没等来霍昀,就先引来了几个混混。
这倒是阮舟没想到的。
6女孩原本还蹲在路灯边上,看着就是好一个楚楚无辜,我见犹怜的花季少女,围起来的三人挡住她的视线,她有些生气地抬起头,”你们挡到我了。”
三个头发花里胡哨的小混混正笑着看着她。”
小姐姐,这是没钱回家了吗?”
”很晚了,你一身酒气回家肯定要挨骂,哥哥开个房间给你休息啊?
!”
边说还边去拉扯阮舟。
阮舟实际上也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阮家虽然比不上霍家,也算是世家大族,她从小也有学习一些防身术,但是一个 18 岁不到的小女孩对战 3 个身强体壮的街头痞子,那就是痴人说话。
她都要吓哭了,强忍着不露怯,挣脱了几下,还尝试拿脚去踹对方。”
妹妹别闹,妈妈来找了,大晚上不回家出来喝酒干嘛,你都多大了,一点不为家里人考虑,尽让哥哥们操心。”
这几个混混还是有脑子的混混,怎么还用上了人贩子的招数?

明天的头条会不会就是:震惊!
阮家大小姐未成年醉酒,惨失清白远走他国!”
你们放开我呜呜呜呜”阮舟几近绝望,紧紧抓住灯柱不肯放。”
你们拉扯我女朋友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响起。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阮舟觉得她再也逃不出那个叫霍昀的咒语了。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稍稍一愣回头,看见霍昀和他的同学正巧出来,他面无表情地质问着,大步地走了过去,将阮舟拉了过来,他的几个兄弟往他身后一站,那三个混混见对方人多势众,一下子就没了底气,只好狠狠地瞪了霍昀一眼就赶紧跑了。
阮舟哭唧唧地跑向男孩,”霍昀,还好你来了呜呜呜呜……”对方一脸嫌弃地抓住她双肩,稍稍拉开了她,让双方产生距离,阮舟还没来得及哭诉,就看见对面的男孩一脸严肃,皱着眉质问她,”你这是喝了多少,这么大酒味?
阮舟,你成年了吗?”
”要是我们晚一步出来,以后是不是就要去哪个天桥底下才能看见你?”
”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那三脚猫功夫特别厉害?
!”
凶狠的程度比之教导主任更甚。
阮舟自知理亏,但是她刚受了惊吓,心里头委屈极了,一边啜泣一边伸出小拳拳打在了霍昀身上,”我只是想来找你,我就是疯了才会大晚上不回家,在马路边上等你!
我都快吓死了你还凶我,霍昀你是不是没有心?”
她知道,这个时候,其实最佳的做法应该是露出我见犹怜、要哭不哭得委屈又坚强的模样,温声细语地诉说自己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见他,告诉他内心的恐慌,说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然后趁机多制造一些肢体接触,年轻的男孩怎么样能抵挡温香软玉在怀呢?
7阮舟一直都清楚自己的优势,不是她自负,是她真的漂亮得不像话。
但她刚才实在是忍不住,甚至还动手去打刚才救了自己的人,虽然她挥完拳头就后悔了。
霍昀没有说话,别过头不看阮舟,身后的几个兄弟连忙打哈哈,”老霍我们先走了,你就赶紧送小舟回家吧……”稀稀落落的人连忙走掉。
就剩下他们两个,霍昀看都不看她就开始往回走。
阮舟有些尴尬,刚发完脾气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去打破这个尴尬,迟疑之间,没有跟上去。
霍昀见她不动,回过头来叹了叹气,见她还是不走,又走到了她跟前,居高临下。”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
他道,毫无感情。
他为什么就不能有些好的语气呢?
但是阮舟还是一脸乖巧地点点头,这种状态,还是认怂比较实际。
之后又陷入了该死的尴尬和沉默。”
霍昀,要毕业了,你还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他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夜深露重,等不到回答的阮舟觉得有一点点心凉。
那头的男孩没有看她,转回头去,背对着阮舟轻声说道,”阮舟,我告诉过你的。
我很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孩子,我答应了她的,要让她做我的新娘。”
那温和的语气,不知道是在说服着谁。
只是在那一秒钟,阮舟几乎就脱口而出:那没关系,她做你新娘之前的时间可以给我啊,你娶她之前我再麻溜地滚。
她差点就要说出这卑微的建议了。
但她没有。
因为今晚她的确被吓到了,被吓到的人是不能好好思考的,她害怕明天一醒来她就后悔,可不能轻举妄动。
两个人往家的方向走,阮舟看着两个人的被路灯拉得长长的影子。”
霍昀,你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
8阮舟一直都觉得人如果要获得什么东西,就一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想要得到霍昀,那她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做到呢?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