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为了你的荣光小说(宋木,昭昭)整本免费

《为了你的荣光小说(宋木,昭昭)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6 21:53 作者:佚名 标签: 宋擒 林昭阳 现代言情

天才篮球少年x软糯仙女学霸,互相治愈

为了你的荣光小说(宋木,昭昭)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为了你的荣光小说(宋木,昭昭)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还有谁不服?一起上

精彩节选


篮球场,宋擒隔扣了我哥。
还放狠话:”离我女朋友远一点,这次是警告。”
我哥敛眉,走向我:”这就是你交的男朋友?”
我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
哥,我错了。”
不远处,宋擒的表情,像是吃了屎。”
你叫他什么?”
哦,我忘了,他俩是死对头。
1.陈稚夏到篮球场时,平时没什么人的球场,现在很是热闹。
栅栏网外,停了几辆重型机车,球场边坐了一圈人,里三层外三层,堵得水泄不通。
球场**,MC 拿着麦克风,激动且亢奋的声音,透过音箱,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林昭阳一个后撤步!
后仰跳起!
野马紧跟防守!
但是很可惜,迟了半步,林昭阳已经投出了这个球!”
哥哥进球了!
听到解说,陈稚夏的脸上闪过喜色,想跑进去看比赛,却被人从身后一扯,她转过头,看到一个生面孔。”
美女,一个人来看球?”
他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酒味,陈稚夏嫌恶地皱紧眉,从包里摸出手机,想给哥哥打电话。
醉汉看她摸出手机,凑过来,说:”加微信吗?
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扫个屁。
迎面走过来两个男生,陈稚夏计从心头来,绕过醉汉,跑过去,说:”怎么才来啊?
我都等你们好久了。”
陈稚夏一边说,一边往旁边使眼色,醉汉走了过来,探了探头,说:”你朋友?”
宋擒只是想来篮球场练练球,这儿没他认识的人,更不会有女生喊他。
他一看这局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脸上浮起一丝不耐,不答反问:”有事?”
宋擒长得高,面相也凶,现在眉头拧成一结,一看就很不好惹。
醉汉反应慢了半拍,就被人拉到了一边,点头哈腰:”不好意思啊,喝多了,喝多了。”
这男的刚才一直站在旁边,也没见他站出来,现在看到有男的来了,就说喝多了,真讨厌。
陈稚夏一直瞪着他,他拽着醉汉了走进去,她收回视线,松了一口气,说:”谢谢你们。”
宋擒没接茬,和他一起来的大头,指了指里面,问:”没事没事,小姐姐,里面比什么呢?”
陈稚夏这才发现,他俩也是生面孔,给他们介绍:”野球杯啊。”
他俩聊天的空当,宋擒已经进去了,找了个角落运了两下球,动作随意,但很吸引人的眼球,陈稚夏不懂篮球,但感觉他的动作很好看,一看就是经常打球的。
也对,他长这么高,说不定跟哥哥一样,也是专业球手。
大头尬笑了下,说:”他就这样,装高冷,小姐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啊。”
陈稚夏笑着摇摇头,听到解说,哥哥又进了一球,她已经等不及想进去了。
大头四处瞅瞅,瞥到一旁的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第一名,**十万元。
他吓了一跳,问陈稚夏:”第一名给十万?”
”对啊。”
陈稚夏朝他招招手,说,”我先进去了,等下聊。”
正好,大头也想进去,他朝宋擒跑过去:很兴奋:”擒哥,你猜我打听到什么了?”
宋擒在运球,没说话,也没听到。
大头拍了下他的肩膀,指着那块牌子,说:”十万啊!
擒哥!
有了这笔钱,你还愁什么医药费?”
宋擒被他一拍,球没运住,但也没丢,还在他掌控的节奏里,他又运了一下,使了点劲,球高高跃起,落进他的掌心。
他转过头,看向那块牌子。”
三分!
三分命中!
林昭阳杀死了这场比赛!
让我们恭喜林昭阳!
拿下了本场比赛的胜利!”
”这也是林昭阳拿下的第三个冠军!
三连冠!
尖叫声!
让我们恭喜三连冠林昭阳!”
话没说完,从远处直直飞来一个篮球,朝 MC 砸来,他低头闪了一下,最后一个字没说完。
他骂了一句”我去”,抬起头,才发觉人群之外,站了一个人。
他穿了一身黑,寸头,很高,目测快两米,肩膀很宽,小臂的肌肉紧实,线条分明,看起来很瘦。
但打球的都知道,他的腱子肉都藏在衣服底下,一看就是练出来的。
他没穿篮球鞋,迈步朝他们走来,越过人群,走到球场**林昭阳面前。
刚刚弹出去的篮球,砸到栅栏网上,落到地上,滚到宋擒脚边,他脚一勾,把球控在手里,往前一传,林昭阳接住了。
宋擒一笑,脸上挂着不羁和傲气,问:”玩玩?”
话音刚落,场上就躁了起来,有人起哄,有人尖叫。
按照规定,宋擒没报名,自然没资格参赛。
但谁不想看热闹呢,更何况,这里是一群热血躁动的街球手。
林昭阳低头,看着手上的篮球,不知名的杂牌子,胶皮还有些开裂。
他抬起头,迎向宋擒挑衅的目光,好战心也被他挑了起来,勾勾唇,说:”行啊。”
2.来者不善。
陈稚夏看到挑衅的人是宋擒,傻了。
几分钟前还向她伸出援手的人,变成了哥哥的敌人。
她看到林昭阳走下来,连忙迎上去,递给他水和毛巾,问:”哥,没事吧?”
林昭阳拧开水,喝了两口,润润嗓子,说:”没什么,玩玩而已。”
三毛也跑过来,给林昭阳按肩膀,像是比赛前给拳击手按摩的教练。
他一向贫嘴,这会儿还在开玩笑,说:”妹妹,你放心,阳哥很强,这点小喽啰还不是他的对手。”
话音刚落,就被林昭阳踹了一脚:”谁是你妹妹?”
”哎呀,阳哥,你妹妹就是我妹妹,兄弟齐心不分家嘛。”
”那你女朋友是不是也是我女朋友?”
这个死妹控。
三毛语噎,没话了。
十分钟后,休息时间结束,林昭阳扔了毛巾,上场。
场边很热闹,刚才还坐着的人,现在都站了起来,这是街球手的比赛,宋擒是个生面孔,没人知道他的底细。
有人开了赌局,赌这场比赛的最终赢家是谁。
陈稚夏走向人群,拿出钱包,把几张百元大钞摔到桌上,说:”押林昭阳。”
有女生带头,男生吹了声口哨,不甘示弱,有人掏钱包、有人掏手机,全都押注林昭阳。
完全是一边倒。
有人在挑唆,说:”这还玩什么,没人押黑马啊,你们是不是玩不起?”
大头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拍了拍宋擒,宋擒看过去,眼色没什么起伏,大头气不过,想走过去,宋擒拉住了他,先他一步,走进人群,摸出钱包,扔进人堆里:”押我。”
”all in.”3.他一出来,气氛更加燥热,被煽动到了极点。
陈稚夏脸烧得慌,不敢去看宋擒的眼睛,毕竟人家刚对她伸出援手,现在这样,的确有些忘恩负义。
但她心里很清楚,哥哥为这个比赛付出了多少努力,她在心底默默给宋擒说了句抱歉,抬起头,迎上他的视线,才发觉他视线平静,薄唇轻启,淡淡开口:”你输了。”
他的语气实在是太过风平无波,好像一切已成定局,这是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
陈稚夏别开眼,嘀咕了句:”哥哥不会输的。”
是吗。
难得,宋擒唇边掀起一抹淡笑,看着她,慢悠悠地说:”那你就看好了,看好,我是怎么赢他的。”
4.比赛开始。
林昭阳率先进了一个三分,现在是宋擒的进攻局。
陈稚夏回头,往球场那边看,都是大高个,挡住了她的视线,她踮着脚,看不太到,只能听三毛的解说。”
看小寸头这架势,是也想投个三分啊,没戏,他也太看不起阳哥了,我草!
玩假动作啊。”
宋擒的速度极快,装作要投三分,骗林昭阳过来防守,在他出手的一瞬间,他收球快攻,林昭阳慢了半步,追在他身后,眼睁睁地看着宋擒上篮得分。
3:2。
全场欢呼。
虽然比分没追平,但至少没被压制,有机会。
宋擒持球,走到中线,把球传给林昭阳,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说:”来,过我,三连冠。”
”靠,他还挑衅阳哥,真没品。”
陈稚夏看不到,急得很,只能硬着头皮往里挤,她是女生,大家都会避让,很快就挤到了前排。
她刚一站定,就看到林昭阳被盖帽,MC 激动得喊破了音:”黑马!
一匹黑马冲出赛道!
请林昭阳吃火锅!”
”林昭阳会如何应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就在刚才,MC 还是个阳吹,一直在吹林昭阳的球技,这才多大一会儿,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别担心,才一分,哥哥追得上。”
话是这么说,但在两人水平如此接近的赛局上,落后一分,可能就永远追不回了。
陈稚夏的预想没有错,到了宋擒的进攻环节,他这次没假装投篮,而是快速运球突破,林昭阳跑位跟了上去,宋擒要投篮,林昭阳伸出手,也想回他一记盖帽,但他太过着急,误判了,宋擒没投篮,可他已经起跳,没机会了。
宋擒利用他起跳的瞬间,突破,上篮得分。
3:4。
反超一分。
5.陈稚夏不懂篮球,但也看得出来,哥哥已经完全落入了这个男生的节奏里。
接下来几局,宋擒一路开挂,林昭阳频频失误,连上篮机会都没把握好,球出框,又落后了 2 分。
最后一局,宋擒一记 3 分,落网命中,结束了这场比赛。
MC 在欢呼,把刚才林昭阳投中 3 分结束比赛的解说词,又重复了一次,只不过这次的主角,是宋擒。
跟周遭的躁动截然相反,宋擒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像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这副沉稳的表情,让人看着更加不爽。
他脸上挂着汗,汗塌**后背,他掀起黑 T 的衣摆,擦了下脸上的汗,露出紧实的腹肌。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看过来,愣了一秒,笑了下,肆意张狂,用口型问:”看到了吗?”
讨厌鬼。
陈稚夏没理他,撇开眼,迎上她哥,林昭阳脸色有些难看,喝了口水,把剩余的水倒在头上,冲了冲脑袋。”
走,我们回家。”
陈稚夏背上包,跟在林昭阳身后,转过头,看到宋擒站在中心,扫了一圈坐在场边的人,与他对上眼神的人,全都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MC 把麦克风递给他,他接了过来,开口,音量不大不小,音色很沉,足够所有人听到。”
还有谁不服?”
”一起上。”
无人回答。
十秒之后,裁判举起麦克风,激动亢奋地宣布:”我宣布——””第十一届野球杯比赛,一打一,冠军得主是!
帅哥,你叫啥来着?”
宋擒神色淡淡,回答:”宋擒。”
”好!
冠军属于宋擒!”
让我们有请野球俱乐部的创始人,为冠军宋擒颁奖!”
6.那天之后,陈稚夏再也没见过宋擒,但他成了圈里的焦点,大家都在讨论他,都在找他。
与此同时,一夜之间,林昭阳变成了群嘲对象。
大家都在寻找打败魔王的宋擒,但他像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哥哥比之前还要拼命,每天上午抱着篮球出去,夜里才回来。
陈稚夏去过那个球场,没见过宋擒,也没见过哥哥,倒是见到几个之前一起和哥哥打球的男生。
那次比赛之后,除了三毛,其他人都很默契地抱团疏远林昭阳,把他赶出了这个篮球场。
没找到人,陈稚夏想走,却被口哨声拦住了,几个人跑过来,把她围在中间,不怀好意。”
妹妹来了?
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谁是你妹妹?
这让我们的三连冠听见,又得骂你了。”
”是啊,不过,怎么好几天没见到我们三连冠了,输了球,连球场都不敢来了?”
一唱一和,阴阳怪气。
陈稚夏不想听这种垃圾话,她低着头,埋头往前走,说:”我要回家了,麻烦你们让一让。”
她往左走,左边的人拦住她;往右走,右边的人拦住她。
只需两个回合,陈稚夏就懂了,他们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让她走。
她索性不走了,站在原地,抬起头,提高了音量,问:”你们想怎样?”
”不怎样?”
其中一个红毛,右手搭在眼镜男的肩膀上,朝她扬扬下巴。”
我们哥几个,之前一直跟林昭阳不对付,今天他不在,作为妹妹,你替他道个歉,怎么样?”
不对付?
不是他们求着哥哥让他们录视频,发到网上涨粉的时候了?
不是他们天天跟着哥哥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的时候了?
一群见风使舵的人渣。
天黑了,球场上没多少人,再这样耗下去,只会越来越麻烦。”
对不起。”
陈稚夏无意和他们纠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道完歉,抬头,直视他的双眼,不卑不亢。”
可以了吗?”
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红毛抓了抓头发,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说:”妹妹,这可不算道歉啊?”
”那你想怎样?”
陈稚夏的耐心也快被耗尽了。
她攥紧了手机,规划着逃跑路线,万一出什么变故,她先大喊,引起别人的关注,再逃跑。
万一没跑出去,也要找到机会报警。
红毛思索了片刻,指着眼镜男,笑得很猥琐,说:”不然你亲我兄弟一口,这事就算了。”
”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欺人太甚,你能怎么样?”
话音刚落,远处砸过来一个篮球,正中红毛的太阳穴。
他疼得弯下腰,捂住脑袋,骂了一句,回头,问:”谁啊!”
篮球场的另一个半边,篮网下,站着一个男生。
他穿了一身黑,身形挺拔,脸色很沉,像是索命的黑白无常,只有他一人,背着光,影子拖得老长,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是他。
离近了,陈稚夏看清楚了,正是消失已久的宋擒。
见到是他,红毛也愣住了,气焰消下去不少,揉了下脑袋,说:”是你啊。”
宋擒点头,瞥了陈稚夏一眼,还有她旁边的几个男生,低身,捡起篮球,握在手里。”
不好意思,手滑。”
”哦,没事,下次注意就行,都是在这儿打球的,交个朋友?”
”不了。”
宋擒拒绝了,说,”我不和傻逼交朋友。”
他说出这话时,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跟他那天拿了冠军时一样,淡着张脸,不愤怒,也不激动。
好像没有任何事能够挑动他的情绪。
陈稚夏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人,心态如此强大,面对面骂人,还能保持面不改色。
红毛愣了一秒,反应过来,上头了,揪住宋擒的衣领,说:”你他妈骂谁傻逼呢!”
宋擒攥紧他的手,把衣领挣了出来,红毛手指攥红了,但是劲没他大,只能硬生生被掰了下来。
宋擒还是神色如常,看那样,像是一点没使劲,说:”谁应我,我就骂谁呢。”
红毛气笑了,说:”兄弟,我看你球打得不错,本来想给你点面子,你他妈蹬鼻子上脸是吧?”
宋擒已经不想再和他吵架,没意思,他看向呆站在原地的陈稚夏,问:”走不走?”
陈稚夏一愣,指了指自己,怀疑地问:”我?”
”不然呢?”
还是你想被他们堵在这里?”
虽然不知道宋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救她,但陈稚夏还是朝他走过去。
才迈出去一步,就被眼镜男拽了回来。”
让你走了吗?”
红毛站在陈稚夏身前,挡住宋擒的视线,说:”想英雄救美是吧?
来啊,打一场,赢了就让你们走。”
宋擒皱眉,他只是看她眼熟,顺手搭救,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多的麻烦。
他只想速战速决,瞥了眼红毛,说:”没必要费劲,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啪!”
红毛一巴掌打掉了宋擒手里的篮球,吼道,”谁说和你打球啊!
兄弟们!
一起上!”
7.陈稚夏下意识闭上了眼,不敢看,但只闭了一秒,她就睁开眼。
不行,不能这么没义气,她要报警。
刚睁开眼,就看到宋擒一脚一个,把两人踹翻在地,他们虽然人多,但是拳脚毫无章法,根本碰不到宋擒,倒是被他耍得团团转,还借力打力,甩出去好几个。
等到他们都趴在地上,宋擒才捡起地上的篮球,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我说了,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不论打球,还是打架。”
他看向陈稚夏,问:”走不走?”
陈稚夏点点头,又摇摇头,举起手机,说:”刚刚,我报警了。”
靠,更麻烦了。
宋擒眉头紧皱,后悔刚才头脑一热,多管闲事。
半个小时后,接到消息的林昭阳,来接陈稚夏回家,见到他,宋擒愣了下,他怎么来了。
看到宋擒,林昭阳也愣住了,把陈稚夏拉到一边,问:”怎么回事儿,他欺负你了?”
”不是。”
陈稚夏摇摇头,把林昭阳拉到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番,只是去掉了那些人逼她道歉的部分。
宋擒站在不远处,听不清他们说话,就看到他们头挨着头,挺亲近的。
女孩个头就到林昭阳的胸口,她很瘦,穿了件白色 t 恤,风一吹,空荡荡的,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她扎了个丸子头,几缕碎发落在她的脖颈,灯一照,皮肤白得发亮。
哦,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输给他几百块的白眼狼。
挺好的姑娘,就是眼光有点差。
宋擒收回视线,看到林昭阳怒气冲冲,走到红毛身后,踹了他凳子一脚:”起来!”
宋擒觉得怪有意思,抱臂看热闹,怒发冲冠为红颜啊,那天输了球,都没见他这么激动。
林昭阳下一秒的动作,让在场几人都傻眼了。
红毛不情愿地站起来,嘴唇动动,还没说话,就被林昭阳一拳抡到脸上。
红毛觉得丢脸,急了,想回过去一拳,被民警拦住了。”
干什么,**局打架,都不想回家了是不是?
都给我坐下!”
林昭阳没坐,指着红毛,还有他的狐朋狗友,警告:”再有下次,就不是打你一拳那么简单了。”
红毛撇撇嘴,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
林昭阳瞪红了眼,说:”如果不信,你们可以试试,我保证让你们线上线下,都混不下去。”
说完这话,林昭阳拽着陈稚夏走了,只是在经过宋擒时,他略停顿,说:”谢谢。”
宋擒一怔,收起嘴角不咸不淡的笑意,回了句:”没什么,顺手。”
那语气,真的很顺手,像是救了一只路边的流浪猫。
出门之前,陈稚夏回头看了一眼。
少年一身黑,隐在黑暗中,他的骨相本就硬朗,光影映照下,比平时还要利落。
他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抬起头,黑沉的眼眸,望不到什么情绪。
视线相接,陈稚夏一怔,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她张了张嘴,无声说了句。”
谢谢。”
8.从派出所出来后,林昭阳走得很快,一直没说话。
陈稚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有些怂,跟着他走了一路,一句话也不敢说。
林昭阳腿长,现在走得又快,陈稚夏实在跟不上了,只能发出讨好的笑,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
哥,今天的事,你应该不会告诉爸妈吧?”
林昭阳瞥她一眼,见她脸上出了层汗,放慢了脚步。”
现在知道怕了?
以后还敢大半夜不回家往外跑吗?”
”不敢了哥,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你千万别告诉爸妈啊。”
林昭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接茬。
陈稚夏放心了,开学之后,她就是准高考生了,这事儿要是让爸妈知道,免不了一顿教训。
上车之后,林昭阳想到什么,随口问了句:”你和那个宋擒,怎么认识的?”
陈稚夏拉过安全带,愣了一秒,没想到哥哥会问她这个问题,她老实回答:”我们不认识啊。”
也对,她怎么会认识那种浑小子。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