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遗失的七月: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小说(袁盼 简历)整本免费

《遗失的七月: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小说(袁盼 简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6 21:56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盼盼 袁幼清

遗失的七月,是回不去的青春

遗失的七月: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小说(袁盼 简历)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遗失的七月: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小说(袁盼 简历)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青梅竹马顾盼盼

精彩节选


小时候的阴影莫过于邻居家的孩子。
他们,五讲四美三热爱,尊敬师长,团结同学,不炫耀,不骄傲。
不但礼貌文明,而且成绩良好,连长相都乖巧、正义、阳光。
顾盼盼就是妈妈批评袁幼清时的正面教材。
顾盼盼,名字取”顾盼生明”意。
这丫头从小就长得粉雕玉琢、唇红齿白的,像一个红苹果。
仿佛生来就是给人赞扬的。
一直牢牢霸占着袁幼清的作文女主角的位子。
袁幼清只需将各种美好的形容词堆砌。
辞藻华丽却不用担心会失真,轻而易举就能达到艺术与现实的完美统一。
老师观其作文,又见盼盼形容举止,所言不差,不免在作文簿上用红笔批上个大大的『优』字。
这也是盼盼带给他受用不尽的好处之一。
两人从小竹马与青梅,两小无嫌猜。
整日里,蠢蠢欲动地计划蝇营狗苟地实施。
做了无数鸡飞狗跳、扒锅倒灶的事。
袁幼清是大人眼中”想当然”的主犯,尽管许多事情都是由盼盼策划并直接实施的。
但大人们那时深受样板戏的遗毒,逃离不了依表象看本质的天性——虽然袁幼清并不像坏小子,可是顾盼盼太像好丫头了!
袁幼清的爷爷曾教过私塾,从小教两人背《论语》。
两人便知道孔子偏爱的弟子颜回——”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
退而省其私,中以发,回也不愚”——明明暗示出了做老师眼中好学生的绝招——装傻。
可盼盼连这也省略了,装都不用装。
整日里叽叽喳喳、问东问西,还妄发议论。
仅凭那讨人喜欢的脸蛋,处处占得老师、大人们的欢心。
顾盼盼从小在姥爷家长大。
她姥爷的画同袁幼清爷爷的字一样名满乡里。
尤其以青莲闻名,所以深得当地市县官员们的青睐。
袁翁不无恶意地对刘翁说他们要以你的青莲以示清廉,不是把官场比作污泥吗?
表面上,二人互相恭维。
私下里,却各自轻视对方的本领。
袁翁跟孙子没少讲闫立本戒子绝艺故事,刘翁爱跟外孙女宣扬扬雄”雕虫之技,壮士不为”的思想。
所以,两人玩耍之余,常因各自炫耀起自个的爷爷姥爷不欢而散。
一般画画的人要是写字多半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根据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来推理——要是字中有画,画中有字,那么字、画可能都得玩完。
所以,李翁画好,还得袁翁题字才算得上完美。
盼盼深受家庭的遗传和影响,从小便有绘画天赋。
村童皆欲近之,不惜摇舌相向,极尽诽谤、歪曲之事,仿佛个个从战国穿越而来的游说家。
然后,便印证了那句”谈判桌上解决不了的事,只有放到战场上的解决”的定律。
有时不免拳脚往来。
所以盼盼从小就是一破坏安定团结的祸殃。
只是盼盼只与袁幼清臭味相投,别的孩子只能学周敦颐观莲的态度远远地看着她。
如果眼神能杀人,袁幼清恐怕早已在小伙伴们幽怨、愤怒的眼神下支离破碎了。
渐渐袁幼清发现盼盼当妹子的好,她似乎天生就是当妹子的好材料。”
一步一趋”地跟着他,死心塌地地拥护着他。
待到”知慕少艾”的时候,盼盼也从一隐患出落成一红颜祸水。
袁幼清为此付出惨痛代价——妄图用亲情对抗别人那朦胧的爱情。
无奈亲情是理智的结果,爱情是疯狂的产物,先从气势上已输了一筹。
通常是人进一米,他退三尺——此处当用鲁迅的语气说——这是怎样的三尺呀!
后来他便不退了——因为到了墙根。
袁父仗着做校长的便利,从一年级起,就让袁幼清和顾盼盼坐同桌。
三年级寒假回来,袁父让学生口头作文。
挨个让学生说说寒假里记忆最深刻、最快乐的事是什么。
或曰穿新衣服,或曰吃好吃的,或曰打雪仗、堆雪人。
袁幼清平日里惧怕父亲,待到问他时,一时踌躇。
袁父因知雪天里,他与盼盼偷偷地跑出去扬言逮兔子而掉进半人深的雪坑里,还把田鼠连滚带爬的蹄印硬是当作是兔子走过的痕迹,并执着地追行——这些事全都由盼盼回来后事无巨细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向他描述而得知。
袁父道:”你平时课余生活丰富如斯,怎会无事可说?”
袁幼清硬着头皮答道:”在冰上溜冰。”
袁父心中暗笑,这算得上深刻!
因为代价是头上的肿包和摔红的屁股。
脸上却挂着霜,冷声让他坐下。
盼盼却不怕他。
因他对自己从来都是和颜悦色,格外疼爱。
为此她倒替袁幼清求过不少情,饶过好多次打。
所以轮到盼盼回答时,她却道:”我印象最深刻,最快乐的事是看幼清哥哥溜冰摔十几个跟头。”
并笑嘻嘻地望向袁幼清。
袁父不去批判她这种把自己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之上的行为。
却称赞她独辟蹊径,观点独特。
还夸她深得卞之琳《断章》之神韵。
后半节课又给学生讲《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只恨学生太小不能理解其中的妙处。
只能自我陶醉一番。
虽是小儿,却也避嫌,不能跟他们讲”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其实心底里却自私地装着让这个小丫头将来做儿媳的梦,也很愿意她将来能成为儿子的梦想——不!
装饰别人的梦,因为梦是现实不能实现的而产生的补偿。
所以他更愿意她能装饰儿子的现实。
在四年级时,顾盼盼跟着父母去了城里上学,隔年,姥爷和姥姥也被接去了。
从此,杳无音讯,真的成了个梦。
从此,袁幼清再也没有女同桌。
过起了孤苦伶仃、形影相吊的无趣生活。
转眼五年过去,到了一九九七年的九月。
盛夏已过,热却迁延着不走,如余情未了的情人,藕断丝连着。
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大礼堂里人头攒动。
不知趣的阳光还迟钝的感觉不到人们对它的疏远,依旧从窗外蓊郁的枝叶间探头探脑地透过斑驳的光影。
袁幼清用手扇着掺和了酸味的粘热空气,望着主席台上一排正襟危坐的校领导,心底里不由得悄悄地替他们抹把汗。
如同艺术家们以须发森然不修边幅来标榜卓尔不群,领导们往往以布袋似的小腹,唐仕女般的肥颔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
校长也不例外,那肥胖的身体在这热浪里就像一截将熔的大蜡烛。
假如表里如一的话——因为有人用谦虚来表达骄傲,以低调来彰显出众。
追悼会上戴的墨镜不但能用来遮住悲伤,也可能用来掩饰快乐——那么,校长草木凋零的脑袋则是无可非议地向他人昭告着其绝顶聪明,那瓶底般厚的镜片则进一步表示这聪明不但不该归于”自作”,更是后天发展先天,二者是相得益彰的。
据传校长少年早慧,这就意味着早熟。
很显然,”早熟的代价是早衰”,所以刚到不惑之年时,那发便如秋后的”庭中之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遍寻名医,不得其法。
常困惑的疏发搔更短,仿佛如哲学家遇到了人生的难题。
从此便有宏愿,很愿意让天下的男人都头发稀疏,以免自己有”立异”之感。
但限于权力有限,只能号召全校男生一律剪短发,对女生的头发却秉持着古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的态度。
只恨其不更绵长更浓密。
校长自小擅长演讲,自从当了校长走上行政之路后,自信讲话更驾轻就熟:能阳春白雪,跟学者雅士讲科学论艺术,讲当年在名校时的风华岁月;可下里巴人,同农夫乡人话家常,谈收成,并不经意的透露出自小曾经在农村生活过的秘密来。
会上校长照例勉励大家,当趁年轻好好学习。
拿鲁迅儿时”时时早,事事早”的事来作例。
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如今难得有这样言行一致的人了——学生们当然不会知道他像绝大部分的献礼工程一样是个早产儿,仿佛跟彭祖、老子赌气较劲似的,这导致其健康不佳。
无奈献礼工程可以在领导检查,电视报道后砸了重建,继续刺激 GDP 增长并创造出就业机会,他却没这种功能。
几年前因校长生病,父亲还翻起旧账还埋怨母亲保胎不得法,弄得质量跟豆腐渣工程样。
母亲不服气,讲豆腐渣工程怎么了?
咱家的商品房才建成几年,好好的不也为了给开发商让地皮、压价、拆迁而被勘定为危房了吗?

其父无语。
当初怕孩子输在去起跑线的路上,从小便制定详尽的营养补充和智力开发计划,大有人定胜天之决心。
校长从小也争气,小学时就能跳着级上,如今四十出头早已荣任校长之职——从头发到经历无不完美地诠释着”时时早,事事早”的座右铭。
一时间,校长、名誉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学生科长等人纷纷发言。
到最后,连乌眉皂眼的校工蠢蠢欲试之情也溢于面上男生 109 宿舍,四张高低床,住着七个人,那个空床要等到二次招生来填补。
西墙靠窗下铺的杨辉浓眉大眼,国字脸,正是样板戏中英雄的标准形象。
身上却黑瘦,被舍友称为”有头有脸”的人。
他可能是天底下最真诚拥护九年义务教育的学生——在上初中时,学校为应付检查,把那些退学的学生临时召集回校冒充人数。
检查结束后,其中一个有着长长的辫子的女生就没再回去,成了他现在的女友。
至于是因为成为他的女友后而不愿意离校,还是没有离校才成他的女友,这个问题就像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一样让人头疼。
宿舍的人几经争执,最终的结果也是如神造了人还是人造了神的问题一样,各执一词。
最终成了宿舍的未解之谜。
所以他算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最先受益者。
杨辉曾私下里透露出他的小名叫光光,是当年起名时他爷爷准备给他起的名字,后来让他母亲否决了。
弄得爷爷奶奶很不满,仍然执着地叫他”杨光”。
所以她的长辫子女友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室友称为”月光”。
杨辉的上铺是来自外市的程斌,神态洒脱,容貌亦算清逸。
唯有那双半睁半眯如同没有睡醒的眼睛——像张僧繇笔下没有点睛的龙,又像没着横批的好对联——让人有不尽的遗憾。
好在其性格不羁,是让人能模糊其面容记得其性格的那种人。
与之抵足而睡的是唯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