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惊涛骇浪小说(许一山陈晓琪免费阅读)整本免费

《惊涛骇浪小说(许一山陈晓琪免费阅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7 21:40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许一山 陈晓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他,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凭着扎实的专业知识,无数奇遇,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抱得美人归

惊涛骇浪小说(许一山陈晓琪免费阅读)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惊涛骇浪小说(许一山陈晓琪免费阅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丑媳妇见公婆

公安局抓赌,将水利局的人都堵在酒店包厢里。现场清点现金,居然有一万多块。

参加许一山宴请喜酒的人全部被带去公安局问话,许一山作为东道主,是本次聚赌的召集人,要单独关押。

许一山对送他进羁押室的**解释道:“兄弟,我们没有赌博,都是本单位的人,热闹热闹一下而已。”

**双眼一瞪道:“赌资一万多,还说没赌博?老实一点,少说话,交代清楚问题才是唯一出路。”

许一山嘀咕道:“大家都是茅山县一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嘛。”

**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许一山,谁跟你是一家人啊?我们领导有指示,必须严厉打击聚众赌博。你这次有苦头吃了。”

许一山心里想哭,**没吓他。县里三令五申过,国家公职人员必须严守纪律,谁胆敢触犯纪律法律,先丢饭碗再追究法律责任。

县里如果认真起来,他的饭碗可能就要丢了。丢了饭碗,他还怎么娶陈晓琪啊!

同时,他心里又在埋怨县公安局做人太没意思了。

过去县里要搞什么行动,都会提前与各单位通气,以便兄弟单位不至于撞到网里来。

可是这次他们闯进酒店抓他,事先没半点风声。

隔着铁栅栏,许一山可以看到同事被一个个叫去问话。他们走了后,再没一个回来。

老董是最后一个被叫走问话的人。老董走到他跟前,隔着铁栅栏说道:“老许,你不要急,这点事算不得事。会有人来救你的。”

老董一走,再没动静。

许一山心里有些焦急,几次敲着铁栅栏问看守,“什么时候找我问话啊?”

但无论他怎么催问,看守始终不搭理他。一夜过去,再没人过来问他。

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有人过来打开铁栅栏门,对他说道:“许一山,有人来接你了。”

许一山心里一喜,暗自佩服起老董来。看来老董料事如神。既然有人来接他,说明事情没闹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么,是谁是来接他呢?不用多想,一定是局领导。

水利局这次被抓了几个人,局领导脸上会没面子。只有将影响降低到最低才是最好的选择。

许一山坚定地认为,一定是局领导亲自出面了,想息事宁人。

可是他被带到会见室时,却没看见局领导,只有陈晓琪一个人,面带寒霜盯着他看。

他心里发虚,低声叫了一声,“晓琪,我……”

陈晓琪柔声安慰他道:“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跟我回家吧。”

从公安局出来,许一山深深吸了几大口新鲜空气,心里想着一句话:“人走运了,门板都挡不住。”

陈晓琪让他跟着她回她家,许一山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我现在去,怕不太好吧?”

陈晓琪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好的,你我都是拿了证的人,在法律上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许一山,你是不是怕见我爸妈?”

许一山老实点头承认。陈晓琪的爸妈在茅山县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县电视台的有线新闻上,经常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是不?”陈晓琪笑嘻嘻地逗着他道:“许一山,你总不能一辈子躲着不见他们吧?”

许一山辩解道:“丑媳妇应该是你,我是丈夫。我见什么公婆啊,我最多就是见咱爸咱妈。”

陈晓琪淡淡一笑,没再说话,一个人顾自上了她的车。

许一山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上去了,心虚地问:“真去你家?”

陈晓琪嗯了一声道:“你要实在不愿意去,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去了,肯定会有惊喜等着你。”

陈晓琪爸妈已经在家里备下了酒菜,等着新女婿上门。

茅山县一百多个局委办,全县大小干部三千多人。陈晓琪的爸妈不说全部认识,至少他们知道谁是谁。

身为茅山县县委办主任的陈勇,和身为茅山县人大副主任的曾臻,两个人珠联璧合,是茅山县为数不多的令人羡慕的一对。

说不上是夫唱妇随,至少也是齐头并进。

他们唯一的掌上明珠陈晓琪突然打电话通知他们,晚上要带他们的女婿上门来,让他们又惊又喜。

陈晓琪师专毕业后,回到茅山县进入了妇联系统。几年过去,升到了副主任的位子。

当然这并非全是陈晓琪本人努力的结果,而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

女儿26岁了还没结婚的意思,甚至连谈恋爱的迹象都没有,不由他们不忧心如焚。

有时候夫妻俩忍不住问起女儿,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陈晓琪似乎很不愿意讨论这方面的问题,问多了,她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

后来有人悄悄告诉他们夫妻,陈晓琪不是没谈恋爱,而是与县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叫魏浩的人走得很近。

夫妻俩一了解,吓了一跳,魏浩是个有家室的人。只是他来茅山县属于空降,家属在市里没跟着下来。

魏浩是个很帅气的男人,据说办案手段非常高明。

这些年茅山县的一些积案在他来了之后,逐渐清理干净了。而且社会治安也变得明显要比过去好很多。

县委办主任陈勇是接近权力核心的人物之一,全县干部身份背景了若指掌。

他掌握了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魏浩下来茅山县是来镀金的,他的前程一片光明。

不管魏浩怎么样,毕竟他是有妇之夫。女儿与他牵扯在一起,这对他们夫妻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带着担心,夫妻俩巧妙地问过女儿陈晓琪,是不是真有他们在谈恋爱这回事?但被女儿矢口否认了。

陈勇事后想,女儿那么漂亮,他的家境也不是一般的好,怎么样女儿也不该爱上一个有妇之夫啊。

于是便没再追究下去,因为女儿的脾气他太清楚了,惹恼了她,又不知她会干出什么事来。

女儿否认了,他们夫妻也就没再追究下去。但心里却从此多了一份担忧,生怕女儿做出丢尽他们夫妻脸面的事出来。

许一山在羁押室呆了一夜,人变得憔悴又落魄。

这一夜他想了许多,万一事情闹大了,他丢了饭碗,他也就再没面子见陈晓琪。

他甚至想好了,若是事情不可挽回,他也没面子见任何人,不如悄悄去无修庙里拜无修老和尚为师,做一个礼佛的修行人。

然而陈晓琪来接他了,而且要带他回家。

说真心话,他这时候真不想去见陈晓琪的父母。

先不说他们是县里领导,就他突然以女婿的身份去上门,多少也太唐突了一点。

陈晓琪嘴上说不勉强他,其实语气里满是不容推辞。

许一山担心陈晓琪不高兴,心想,反正都登记了,早晚要过这一关。

尽管他到现在还在懵懂着陈晓琪为什么突然会找上门来嫁给自己,虽然生米还没煮成熟饭,至少木已成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走下去。

而且,陈晓琪说,会有惊喜等着他。

到了县委家属大院,陈晓琪拿着钥匙开了门,喊了一声:“爸、妈。”

许一山进了门,根本不敢落座。

陈勇主任倒是招呼他道:“小许,你坐。”可转过头竟有些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