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快跑!亲爱的马骉骉小说(江驰许忱)整本免费

《快跑!亲爱的马骉骉小说(江驰许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17 21:43 作者:佚名 标签: 江驰 现代言情 许忱

孤傲马术小王子江驰,邂逅了农大女马医兼野路子驯马师马骉骉

快跑!亲爱的马骉骉小说(江驰许忱)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快跑!亲爱的马骉骉小说(江驰许忱)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美救英雄的正确打开方式

精彩节选


马骉骉是从未想过,她只不过是顺手救了一个大帅哥,没想到却救了一只又帅又奶又黏人的冰山小狼狗?
没人告诉他,救个人,还要把自己给搭进去的呀!
论这『孽缘』的开始,还要从不久之前说起……偌大的马场里,戴着马头的马骉骉正在人群中安利着马儿的进化史:”现代马的老祖宗要追溯到距今五千万年以前的始祖马年代,后来经历了渐新马,中新马,上新马阶段……才变成了大家现在众所周知的真马。”
”而咱们大中国的马术则是兴于周代,盛于唐代,距今也有十分悠久的历史了。”
马骉骉不遗余力地介绍着马术的点点滴滴,没过一会儿,她就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就在马骉骉喘口气的空余,余光里,出现了一道十分惹眼的身影。
少年端详着墙上的广告,似是若有所思着,他背影修长,清瘦干净,却又不显羸弱,见他如此认真,马骉骉觉得,他应该也是想学习马术。”
您好,成人马术了解一下?”
她小心翼翼地点了点男人的肩膀,马骉骉感觉这人比自己高好多,江驰转过身来,垂头,看着这个诡异的马头在自己的胸口处戳来戳去,他皱起好看的眉头,满脸写满不悦。
马骉骉的视线落在这个人的腿上,笔直修长,肌理分明,一条马裤被他穿出了血脉偾张的感觉。
嗯,是条好腿!
她连忙表明来意:”这位帅哥,我见你骨骼清奇,双腿修长,你这样的条件很适合学马术的,真的。”
怕帅哥不信,她又很坚定地说道:”而且练习马术可以增强免疫力,你身材不错,马术也可以帮你塑形,对你来说相当划算的。”
马骉骉反复打量他的腿,心想要是不练马术,真是可惜了。”
江驰被纠缠得有些烦闷,他不耐应道:”我会。”
诶?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马骉骉抬起头,她的视线透过马头的窟窿眼,和这个孤傲的少年视线碰到了一起。”
江驰?

你不是出国了吗?
!”
此人她可太熟悉了,作为国内十分知名的马术选手,他的马术可谓是一流,在马术这个圈子里,毫不夸张地来讲,他就是王。
眼前的少年孤傲淡漠,眸底深处透出的冰冷感,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不过不得不说,他长得是真好看啊。”
嗯。”
江驰应了一声,不愿多言,他绕过马骉骉,径直进入了马场。
美男的出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缓解了马骉骉的口干舌燥。
对于这样的帅哥,马骉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江驰是真地很好看,好像在成语词典里,没有一个词汇可以准确描述江驰的容貌。
而不远处的许多钱本来一直盯着马骉骉的,可当他看到江驰出现的时候,许多钱又看向了马骉骉,结果从她的眼中,许多钱看到了惊艳,欣赏,和喜欢。
许多钱原本灿烂的笑意顿时僵在了唇角。
他跟马骉骉从小一起长大,许多钱自诩自己长的也不赖,但从未在她的眼中看到这样的光彩,许多钱感觉自己心里有点酸,他有些不悦地看向江驰,见他没有理会马骉骉,径直走入了马场,许多钱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意。
江驰是何许人也,他出身豪门,眼高于顶,怎么可能看上马骉骉?

这么一想,许多钱心里顿时舒坦了。
而另一边,马骉骉摸了摸自己的马头,对于江驰的冷遇,她有点不爽。
不过很快,她就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她带着一波又一波的小朋友进入了马场参观,马骉骉摘下了马头,她一边扇着风,一边想着休息一下,待会儿好给这些客户们好好介绍一下马术。
忙了一天的马骉骉坐在长椅上,一边喝着冰可乐,一边低头摆弄着手机,突然,一个人轻轻地点了点她的肩膀。
江驰礼貌地问道:”请问,这里是否寄养着一匹名叫飓风的马?”
马骉骉听到飓风这个名字,她眉头微微地蹙起,抬起头有些不悦地盯着他,随即质问道:”飓风和你什么关系?”
”我是它的主人。”
江驰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飓风在哪里。
江驰的话音刚落下,少女手中的易拉罐就以肉眼可见的恐怖程度,被马骉骉捏成了扁扁的一片。”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他的主人?”
马骉骉目光明亮极了,她恶狠狠地看着江驰,整个人像是炸了毛的小野猫。
江驰有些不解,”我……怎么了?”
马骉骉逼近江驰,她凶巴巴地说道:”你是它主人你不管它死活?
你都不看看它瘦成什么样儿了,你以为马儿是神仙吗?
吸吸空气喝喝露水就能活着了?
它需要你的时候,你不管不问,现在不需要你了,跑出来说你是它主人?
早干什么去了?”
她逼近江驰,气势凌厉,江驰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瘦?
我父亲没有付寄养费吗?”
江驰不信。
马骉骉深吸一口气,拳头捏得咯咯响,”寄养费?
你没搞错吧。
飓风是前些日子许叔叔收来的马,谁给寄养费啊。”
江驰忍下情绪,”能麻烦你带我去看一看飓风吗?”
”你可别假惺惺的了,你都不管它死活,还好意思去看它?”
马骉骉语气冲得很。
江驰解释道:”我的家事,我自己会处理,现在,我要去看飓风。”
见江驰态度认真,马骉骉原本的怒火消减了一些,她气呼呼地哼了一声,打算带江驰去看飓风。
当他跟着马骉骉来到马厩,看到飓风的时候,江驰先是震惊,紧接着便是心疼,再然后,他的心里涌起了莫名的愤怒。
这个马厩,又破又烂,旁边不远处就是堆放垃圾的地方。
江驰忍着怒意问道:”为什么飓风会住在这种地方?”
马骉骉心里也有些不舒服,闷闷说道:”你还奢望它住在哪里?
你也看到了,它这么瘦,又是刚收来没多久的马,对马场来说,可能以后都派不上用场,能有个地方住,已经很不错了。”
江驰走过来时,飓风的眼神明显有些敌意,马骉骉又说:”这马脾气古怪地很,估计是随了主人了。”
江驰倒是丝毫不在意马骉骉说什么,他缓步走上前,轻轻地摸着马头,”飓风,我回来了。”
听到江驰的声音,飓风试探地往前贴了贴,它似是在努力的分辨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昔日的主人。
过了没一会儿,飓风的眼里忽然泛起亮光,突然!
飓风一下子就变得特别的高兴和兴奋,看着它这样,马骉骉心里暗暗吐槽:”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我白疼你了!”
江驰疼惜地看着飓风,他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飓风,”我知道了,谢谢你全心全意地照顾它。”
江驰牵过来缰绳,抚摸了一下飓风的鬃毛。
马骉骉忍住心里不舍的情绪,故作老成的说教江驰,”比起当它的主人,我更希望你能把它当成家人去看待,被亲人抛弃的感觉很难受,对马儿来说也是一样的。”
江驰眸底浮光微动,轻轻地”嗯。”
了一声。
他似是有些不相信,当初爸爸答应他答应得好好的,说只要江驰听他的话,完成学业,他就好好照顾飓风。
可没有想到的是,他毕业归来,父亲却食言了。
飓风陪着他从童年走到了少年,它就是自己的家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比父亲还要亲密。
它承载着太多的美好回忆,点点滴滴里,全部都是和母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他选择了相信爸爸,可爸爸,却欺骗了他。
江驰摸着马鬃,心中满是懊悔和难过。”
飓风,对不起……”眼前的飓风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原本明亮的眼眸,也变得暗淡无光。
江驰不敢深想飓风受了多少罪,他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无法原谅父亲,更无法原谅自己!
当他牵着飓风离开马厩的时候,江驰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马骉骉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她轻舒了一口气,看到这样的重逢,她还是为江驰和飓风感到开心。
虽然他的出现,引起了马场里不少人的注意,但他却毫不在意。
不光许多钱注意到了江驰,他的爸爸许忱也看到了江驰。
许忱是马场的场主,穿着一身阿玛尼休闲装,颇有一些成功人士的味道,他经营着这家马场,最近正在筹备着承办马术选拔比赛的机会,马场最近的生意这才有了一点起色,见到江驰来了,许忱忙找到许多钱。”
儿子,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跟江驰合影啊!”
许忱捅着许多钱的胳膊。
许多钱拒绝,”合什么影啊,我不去!”
”你懂什么啊!
这合了影,等照片洗出来,啪一下子,往咱们这门口一贴,生意不就来了?”
许忱推搡着许多钱,一边又说,”他可是江驰,马术小王子,他家可是咱们市的首富,江驰能来咱们马场,多给咱们面子啊,是不是。”
许忱看江驰的眼神格外地欣赏和喜欢。
许多钱更加不爽。”
什么马术小王子啊,他出国留学好几年,估计早就忘了怎么骑马了吧。”
许多钱十分不屑,依他看,估计江驰现在都不如自己呢。
想起刚才马骉骉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江驰,许多钱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他知道马骉骉喜欢马术,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努力练习马术,为得就是可以在她心里留下一席之位,他这么努力的付出,所以绝对不可能比江驰差。
许忱捅了他一下:”你懂个球啊你!
人家可是天才。”
”切,明明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哪里好,成天拿我跟他比。”
许多钱气不打一处来。
许忱皱眉,语重心长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