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穿成疯批美人后,暴君心动了小说(苏远津韩羽曜)整本免费

《穿成疯批美人后,暴君心动了小说(苏远津韩羽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21 21:38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苏远津 韩羽曜

穿成自己书里的炮灰女配怎么样?南兮强忍着笑,呵呵,不怎么样一曲精湛舞艺惊艳众人后,夜里就被男主绑了,睁开眼,大手正试图掐死她!妈呀!这男主是个神经病吧!转头南兮就去找了女主角,主角的爱情?关她什么事?可惜南兮还没高兴多久,女主死了!剧情呢?这个世界崩了?心里再…

穿成疯批美人后,暴君心动了小说(苏远津韩羽曜)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穿成疯批美人后,暴君心动了小说(苏远津韩羽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心尖尖的宝儿


第5章 心尖尖的宝儿 女子的眸中盘算着,暗色的恶劣闪烁,敢招惹她? 灯火通明的王府此刻却是一室冷寒,向来性子可以说是温和的王爷俊脸上乌云遍布,“是谁?” 面前跪着的黑衣人俯首道:“属下未查到。” “废物,滚去领罚!” 未查到的人吗?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苏亦凉,他的好皇兄。 他派去的是津王府的府卫,虽然武功不高,但绑个官家小姐还是足够的。 现在告诉他,府卫全死了,除了南兮身边有人自有高人相助,不然他怎么想都觉得是苏亦凉故意干的! 外事如何从云不知道,身为津王府一个小小的姬妾,她只知道今日殿下将怒气全撒在她身上。 男人粗暴的动作令她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娇弱的身躯默默承受着疼痛。 夜色渐浓~ 丞相府后宅,灯火通明,南兮看着这具身体的父母。 名满龙元的景焕丞相和不得不迫于战败联姻的大阳嫡公主精心为自己的女儿准备的四位暗卫,霏霖雾霄,都是个顶个的人才啊! 南兮托着小巧的下巴笑得漫不经心。 四人并排站在屋内,身上的墨服是极适合隐匿的,面上覆着不知名的面具。 霏维持着抱拳恭谨的姿态猜不透身为十二年主子的她的心思,没错,从公主有孕,他们就开始了身为暗子的训练。 在她出生后,四人轮番保护,但这期间主子从未召见过他们,今天是第一次。 “名字?” “霏霖雾霄。” “霏霖雾霄,你们的职责是什么?”榻上的少女嗓音清灵,懵懂天真好像真的只是好奇。 “终身保护主子。”四人异口同声,常年不曾开口说话的四只音色暗哑。 “主子的命令你们会听吗?”南兮低着头指尖把玩着自己柔软的头发。 “会!” “丞相的命令会听吗?” 四人安静了阵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身为头领的霏,面容沉稳的男人,四人眼神相触,面不改色的说:“不会,唯主子命。” 眉眼瑰丽的南兮垂眸勾唇,“可要记住今日的誓言呐!” “是!” 素帐内,美人榻上,南兮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坚韧寒制的匕首,瞬即刺入自己的身体,四人瞳孔猛缩,迅速上前去,但方寸之距怎敌?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少女白色的寝衣上沾染朵朵血色,连同身为贴身侍女的清瑶清珞两姑娘都呆在原地。 脸色苍白的少女勾起灿烂的笑,手上却是又将匕首拔出,在白嫩的手指上饶有兴致的把玩着,扔掉了! “咣!”沾着鲜艳血色的匕首落在地上。 霏的眼神微顿,跪在榻前,“主子!” 六人纷纷跪在少女面前,“主子。” 姿容绝世的少女眯着漂亮的狐狸眸笑得开心,满室漾起南兮纯真的笑声,她 好似真的在开心。 霏满心懊恼,他竟是猜错了吗? 笑声戛然而止,南兮语气幽幽“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主子想做的事,明白吗?” “明白!”六人齐答。 “现在我要你们去津王府烧一把火,可能做到?” “能。” “不要被发现了哟。” 霖退出来的时候,坚实的胸腔内心还在微颤,饶是最善近身搏斗的他都没有那个勇气和魄力。 主子真是个狠人啊! 带着对主子的臣服,四人来到苏远津下榻的地方,四人对视一眼,这里吗? 嗯,就这,雾将特制的料拿出来,点火,一气呵成。 里面的苏远津正在和姬妾办事,丝毫不觉外面的火势已经起来了,丝丝青烟飘散在空气里,被吸入鼻孔。 点了一圈的火,苏远津的屋子正好在最中间,想逃都难。 要是救火还需要侍卫们闯入他的后院,一般情况下,苏远津是严厉侍卫男人进入后院的,所以当四人看见后院外面一群侍卫想进又不敢进时,哈哈! 抬头,侍卫头领咬了咬牙,“快去救火,出了事担在我头上。” 今日南兮回来的太晚了,管家传来南相的话,要她玩的开心……絮絮叨叨的。 出门清珞去送的时候,还在叮嘱着照顾好小姐。 南兮对她那尚未谋面的丞相爹爹的第一印象,曰:唠叨。 凉王府里,赤楼卑躬禀告派去跟踪南小姐的人皆未归,应是被杀了。 桌案前的男子眉眼无波,白皙的指尖轻轻敲着,“既然被杀了,就安排人再去,不用惊动她。” 有趣的玩具当然要在暗处仔细观察啦。 “算了,派人抓回来。”想到宴会上少女跳舞的身姿,属于他的玩具自是只有他才能欣赏。 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更是不能呐。 赤楼和赤桥麻着脸下去安排了,徒留赤松赤桐四眼懵懵,相视一眼,“?”这位南小姐是谁? 苏凉凤眸凉凉的看着正在“眉来眼去”的俩人,眼神似笑非笑,赤松赤桐虎躯一震,老老实实的当个合格的侍卫。 一大清早,南相府里的侍从们放轻脚步小心翼翼的做着事务,他们心尖尖上的宝儿又不用早起去请安。 相府只有南景焕和南兮两位主子,自阳凌雪去世后相府从未进过人。 咱们相爷啊,最是钟情! 南兮一大早就坐起身时,在外面守着的清珞惊了下,立即快速的安置好洗漱用具。 她从五岁开始学习舞蹈,曾获国家一等奖,但高考时却没有选择这条路,而是以优异的成绩报送全国最好的大学盛京大学。 在学校里,她是新晋校花、女神、学霸,素日里以温柔高智的形象出现在同学面前。 没有人知道夏国总统南苍是她的亲生父亲,也没有人知道全球顶尖尧夏财阀老板是她的母亲。 南兮看着满院的花草突然想练习一支舞,看见清瑶手中的宽袖长袍时南兮皱了皱眉,“找一件窄袖的。” “小姐,这件?” “好。” 南兮的院落是两层的,二楼显然适合,穿着白色轻衣的少女做着各种古怪的动作,可是南兮还没热身完,旁边俩丫头就仔细盯着她。 哦,想起来了,昨夜的伤还没结痂呐!可是越不要她做的事她偏要做!精致的眉眼享受般漾起笑容。 看的明暗两处的六人心突突的,果然,血液渗出,白衣被一点点染红。 南兮没了兴致,脏死了! “沐浴!”听着南兮嫌弃的语气,清珞开心的立马准备去了。 吃完早饭,南兮躺在贵妃榻上小憩,霏脚步轻轻的走上前,跪下,“小姐,它不好看。” 不知过了多久,“哂,传清珞来。” 观察力不错,知道她喜欢好看的东西。 南兮安静的闭上眼,清珞动作轻柔的在狰狞的伤口上涂上雪肤膏,这可是公主带来的大阳皇室御药,最是有效。 涂完药没多久,南景焕回府了,南兮也终于见到了“唠叨”的父亲。 南景焕今年三十五岁,儒雅温和,看见门口的少女,南景焕招手让她走近,“兮儿,过来看,这些是都是新送来的,喜欢吗?” “喜欢。”南兮的语气平静。 “杜管家,都送小姐的院子去。” 南相似是察觉到女孩的兴致不高,叹了口气,“若是不喜欢,今个去铺子逛逛。” “嗯。”南兮的回答漫不经心。 父女二人的饭桌上大多是南兮爱吃的菜,少油少盐,极清淡的口味,亦是凌雪公主最爱的口味。 气质温雅的男子夹起一块鲜嫩的鱼肉,将鱼刺挑完,放在南兮的碗里,语气轻缓,藏着暖意。 “天气越来越热了,注意别靠近冰太近,游船时别靠水太近,想吃辣时别饮冷水,你身体受不得冷。” 真是唠叨啊!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