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病娇祁爷别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小说(关婳和祁湛之)整本免费

《病娇祁爷别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小说(关婳和祁湛之)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21 21:38 作者:佚名 标签: 关卿卿 现代言情 祁湛

两年前,关卿卿被未婚夫单方面解除了婚约她费尽心机,想要挽回他哪怕他暴戾、残酷,一次次地将她推开直到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将订婚戒指丢进雨夜,关卿卿彻底死心他却一反常态怎么都不肯放手后来众人皆知,高高在上的祁总在雨里跪了整夜,重复了整夜的——“卿卿,我错了,卿卿”

病娇祁爷别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小说(关婳和祁湛之)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病娇祁爷别虐了,夫人是被冤枉的小说(关婳和祁湛之)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你在跟我卖惨吗


第2章 你在跟我卖惨吗 “我……”顶着男人阴郁透着研判意味的视线,关卿卿的指甲狠狠嵌入了掌肉,一阵阵的刺痛感提醒着她冷静,才勉强没有失态。 “小湛!”祁母护犊子似地将关卿卿护到身后,示意关卿卿不要害怕。 男人对祁母视若无睹,沉沉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关卿卿布满胆怯的脸蛋,几近残忍地道:“我记得我说过,我们的婚约到此结束,不准你在踏进祁家半步。” 时隔两年,再次听到这些话,关卿卿的眼睛蓦地就红了。 “祁湛!别说的太过分了。”向来和颜悦色的祁母也罕见地恼怒,训斥道:“就算你不认卿卿这个媳妇,我也要认卿卿这个女儿,怎么我女儿来我家,也不行吗?” 祁湛的脸色倏然沉下去,抿成直线的薄唇嘲弄地扯了下:“那我就不妨碍你们母女情深了。” 说完,修长有力的大手转动着轮椅,重新乘上别墅内的电梯。 关卿卿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电梯门后。 “不用管他。”在气头上的祁母冷哼道:“他就是想要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好过,你别把他的话往心里去。” 关卿卿点点头,但是余光不受控制地瞥向早就关上的电梯门。 这时候文伯从楼梯走下来,笑着道:“少奶奶, 房间都收拾好了,走廊尽头那间。您的行李也放好了,您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缺的,我再给您准备。” 关卿卿弯了弯唇角,向文伯道谢:“谢谢文伯。” 乖巧礼貌的模样很难不让人喜欢。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祁母脸色晦暗不明。 等关卿卿上楼后,祁母才忍不住道:“走廊尽头那间不是小湛的……” 文伯笑着打断她道:“夫人,您难道舍得看着少奶奶嫁到别人家里吗?” “当然不舍得。”祁母想也不想地回答。她的好友就这么个宝贝闺女,性格乖的厉害,要是到别人家被欺负惨怎么办。可是她又到自家儿子刚刚的反应,担忧道:“小湛他……” 文伯摇头道:“夫人放心,我也是看着少爷长大的。” — “哗啦。” 关卿卿拿着花洒,调试着合适的水温。 水流淌过她的指尖,有些走神地想起几年前的深冬,她住的出租房暖气坏了了,只要一通电话,祁湛就可以冒着雪赶过来,一边嫌弃她笨一边替她修理暖气。 压根不会像今晚这样…… 很快热气四溢的水雾漫漶了镜面,模糊了里面的曼妙身躯。 祁湛推着轮椅进门,入目是习以为常的极简的欧式黑白装修。 各种线条干净利落的家具,就如同他本人一样,散发着不近人情的气息。 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黑色的欧式大床旁,静静地摆放着一个与整个房间色调格格不入的粉色HelloKitty行李箱。 在干净整洁的白色床单上,也摆放着淡蓝色缀着白色波点的女士内衣。 祁湛的眸色骤然加深,似是酝酿着什么深层又可怕的风暴。 “喀哒。”浴室的门恰好开了。 关卿卿光脚裹着浴巾走出来,嘴里轻哼着柴可夫斯基的调子,小手还忙碌着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在看到男人过分病态的脸的瞬间,乌色的水眸顿时睁大了几分,无措中有些可爱。 “祁……祁湛。”她怯怯地喊了声,踩在地毯上白皙圆润的脚趾都紧张地蜷缩了起来。 祁湛的眼神比之前更加浓郁,如风雨欲来,冷冷地道:“我的话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想待在祁家,就别来烦我。” 关卿卿连声解释道:“不是的,是文伯告诉我,让我住这间的。” 在进来的时候她也有怀疑是不是文伯搞错了,但是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加上昨晚没睡好,精神状态不佳,压根没想太多。 这些她都没能说出口。 “呵。”祁湛好像听了什么笑话,嗤笑出声,他的视线毫不掩饰,且露骨地扫过关卿卿裸露在外的肌肤,以及那张因为害怕而愈发可怜的脸蛋。 关卿卿紧紧地咬着唇,男人的目光如有实质,每扫过一寸,她的脸颊就红一点。 然而尚未生出几分旖旎,他突然丝毫不留情面地讥讽道:“你以为用这种低劣的手段,就能勾引到我吗?” 关卿卿的脸色刷地惨白。 备受羞辱的感觉令她深吸了口气,声音依然软糯,但非常有力且清晰地对祁湛道:“我没有想要勾引你,我只是遇到了点麻烦,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暂住在祁家,等我找到新地方,会立刻搬出去的!” “你在跟我卖惨吗?”祁湛的讥色更浓,言辞刻薄地道:“两年不见,你这么会装可怜了吗?怪不得我妈和文伯都被你哄得团团转,两年都忘不掉你,现在看来,你的本事又见长。”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关卿卿不敢置信地看着祁湛,乌黑的瞳眸逐渐升起雾色,衬得白糯无害的小脸,更加我见犹怜。 祁湛不仅不为所动,语气更加生冷:“不想今天就滚出祁家,你最好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走就走!”关卿卿赌气地大声吼了回去。 然而她还没走几步,身后的轮椅响起抖动的声音。 关卿卿急忙回头,就看见祁湛扶着轮椅浑身颤的厉害,手臂的青筋暴起,就连白皙的颈项也因为克制隐忍,泛红,而且清晰可见皮肤下的血管。 她怎么忘了祁湛有躁郁症! 自从两年前,祁湛和朋友去西伯利亚滑雪,出现意外,导致残疾,他就陷入失去朋友的痛苦与自责,脾气日益古怪,易怒易躁!严重还会自残! “祁湛!你怎么了?药呢?药在哪里?”她着急地走到祁湛身边,还没有碰到他的身体,就被男人大力地推开,关卿卿重重地摔倒在地。 “别碰我!”祁湛抬头,几绺碎发后的黑色眼睛充斥着暴戾与怒火。 然而在触及到关卿卿的刹那,他的瞳孔陡然一缩。 女人凝白如脂,虽然只是一晃而过,很快就被碍眼的浴巾遮挡住,但也还是映入了他的眼底,并掀起了浓浓的暗潮。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