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51温和小说网!

首页资讯›夏日眠花糖小说(庄焰周披)整本免费

《夏日眠花糖小说(庄焰周披)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9-22 22:34 作者:佚名 标签: 周披 庄焰 现代言情

前男友会梦游,三更半夜进我房间……

夏日眠花糖小说(庄焰周披)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夏日眠花糖小说(庄焰周披)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 1 节 前男友是解不开的难题

精彩节选


我和前男友住在一个房子里,本来各睡各的卧室,直到某一天我发现他会梦游。
三更半夜,堂而皇之地进我房间,抢我被子,抱我睡觉……-暴雨天,我骑着电动车送外卖,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住,浑身湿透,瑟瑟发抖。
旁边一辆保时捷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了我前男友的脸。
八年前分手的时候,我是身娇肉贵的富二代小公主,他是靠减免学费才能念书的穷学生。
八年后,我穿着袋鼠黄满城送外卖,他一身定制西装白衬衫矜贵清冷。
……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
我扯了扯嘴角,满脸的雨水往嘴里灌,咳嗽几声后,想说点什么,却见他淡着目色,又将车窗升了上去。
红灯转绿,银白色的保时捷优雅驶离。
我望着那朦胧赤红的车尾灯,心湖像多年未曾被触碰过的死水,被轻轻地投入了一颗石子。
涟漪荡开了一圈又一圈,石子轻飘飘又沉甸甸地跌入了满是淤泥的心底。
一动不动。
-我把扎得整整齐齐的外卖袋递给客户。”
您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我娴熟地露出小白牙。
交付完这一单,我站在小区外头的门卫亭下,缩着肩膀,尽力躲雨,一手挡着手机,一手刷着软件等下一单。
很快,下一单就来了。
这种天气,最不缺活儿。
我扯了扯身上不禁用的雨披,骑上电动车,继续送下一单。
我很忙,一单一单,跑遍大半个城市,在这样雷鸣闪电的暴雨天,只想怎么又快又安全地送外卖,没空去想别的人。
别的人——庄焰。
-这场雨下了一天,到了晚上八点才渐渐弱了下去。
我跑回公司集合点,脱了雨披,踩着泡得沉甸甸的老旧运动鞋,在休息椅上吃晚饭。
晚饭是送外卖时顺便买的盒饭,四点钟的时候买的,这会儿已经凉透了。
春末的暴雨天阴冷,我手指头冻得青白,握不太住筷子,只能低头连菜带饭往嘴里扒。”
小夏,”我对面坐过来一个中年人,哎呦一声,”大下雨天的,你还送这么晚?
瞅瞅这一身,湿透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越过桌面,往我肩膀上拍。
我躲了一下,咽了嘴里的饭,抬头朝他笑:”老板,还没回家呢?”
周披一笑:”马上回去了,这不是等你嫂子呢么,她还没点算完。”
周披是这个区域的外卖承包,管账和调度的是他妻子徐慧,夫妻店。”
嫂子真辛苦,”我随口附和,”天天都忙这么晚。”
”她有什么辛苦的,”周披看向我,”不像你……们,风里来雨里去,你今天还送吗?”
”送,”我费劲地把一片薄薄的五花肉拌进饭里,”晚上有补助。”
周披一副心疼状:”诶,你真辛苦,一个女孩家家的……””老周!”
徐慧从里面走出来,喊,”回家了!”
周披应了一声,起身走了。
我松了口气,低头把混着肉片的饭囫囵嚼了嚼,往下咽。
这口饭吃得有些急,我站起身走到饮水机旁,拿了纸杯,按下阀门。
咕咚咕咚。
饮水机的热水汩汩流下,上面的水桶发出了类似心跳的声音。
我看着清亮透明的水,终于想到了那张明澈俊美的脸。
当年还在一起的时候,我没事儿就爱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感慨万千,说可怎么办呀,我男朋友现在就长这么好看,将来得成个什么祸国殃民的,身为女朋友,我充满了危机感。
……现在不用有危机感了,他也真的祸国殃民了。
我松开阀门,吹着纸杯上的热气。
舌尖沾到了滚烫的水,我轻轻地嘶了一声。
眼睫眨了眨,久违地感觉到了身体里冻僵的血液,在缓缓流动。
-吃完了饭,又喝了两杯水,我打开软件接单。
运气不错,第一单是饮品,店的位置就在不远,目的地是广播大楼。
我到了店里,推门询问,店员敷衍地回了句:”等着。”
我站在外卖区等着。
这一等,就是二十分钟。
店里没别的客人,店员打包了一杯又一杯饮品。”
好了。”
店员喊我。
台上十七八杯饮料一字排开,我决定收回”运气不错”这四个字。
把饮料一层一层放进外卖箱里,我骑着电动车去了广播大楼。
暴雨过后,夜风潮凉。
不知道是因为晚饭吃得急,还是因为顶了风,一路上总觉得胃里隐隐作痛。
我有慢性胃病很久了,以前治不好,现在没空治。
到了广播大楼下,我给客户打完电话,一手按着胃,一手掀开外卖箱。
没多久,背后传来女人的声音:”副台,领导,不是我胆肥抓您做壮丁,谁让您正好巡查到我们这边,只能辛苦您和我下楼一趟了……”广播电台里的人,仿佛都有悦耳的声音,听着跟银铃似的。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响起:”让我帮你们拿外卖,有没有我的一份?”
尔雅清澈地淡笑,”没有的话,这笔账我可要记下了。”
我胃里针扎似的抽疼了一下。
低着头,把四杯一袋的饮料递过去:”您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我声音很小,手有些哆嗦。
前面两三个袋子,我递给了说话的女人;后面两三个袋子,向我伸过来的是修长白皙的五根指头。
我把袋子送过去,手指不可避免地碰到那玉似的指尖。
我的手指早就冻得没直觉了,这微微的一点碰触,像被火灼了一样,猛地往回退。
啪的一声,一个袋子掉在地上。
四杯饮料摔破了三杯。”
对不起,”我慌慌张张地说,”这些我赔,我一会儿再送几杯过来。”
”呀,”女人也意外,”怎么没接住啊……””……没事。”
尔雅的声音淡薄了一些,”舒婷,这些你先送回去。”
舒婷答应着,对我说:”摔坏的,你得再送一份过来。”
”嗯!
嗯!”
我连忙点头,”……抱歉,对不起!”
舒婷走后,我蹲下身,去捡地上的袋子。
我知道,他还在。
庄焰还在。
但我没去看他,甚至从始至终没有抬头,捡起了袋子,放回外卖箱里,我的过度紧张让胃里疼得更是翻江倒海。
我用拳头死死抵着胃,坐上电动车,准备开出去。”
等一下。”
庄焰忽然开口。”
……嗯?”
我低头轻应。
明明是这么阴冷的黑夜,我却明显感觉到灼热的,焦灼的,几乎要穿透身体的目光。
我眼瞳悄悄滑向身侧,瞥见他一点清隽的侧身。”
……没事,”他顿了顿,说,”你走吧。”
我”唔”了一声,顾不得按着胃,将车开了出去。
阑珊灯火的大楼和耀眼夺目的庄焰离我越来越远。
我回到奶茶店,重新买了奶茶,在等待的空闲里死死捂着胃,疼得浑身直颤。
再送饮料去广播大楼时,我有些胆战心惊,怕遇到庄焰。
打了电话,在楼下等着,忐忑不安。
来拿外卖的是刚刚的女人,舒婷,她接走袋子,我嘴里反复道着歉,心里惴惴不安。
舒婷摆摆手,一副没有把这小小的意外当回事的样子。
送完这一单,我胃里疼得要死要活,再多补助也送不下去了。
强拖着身体回了租住的老小区,在楼下锁好电动车,拉开坏了很多年的大门,摸黑往楼上走。
老楼台阶高,楼道里堆满杂物。
我侧着身子,上了五楼,拿出钥匙开门。
麻将声、嘈杂声伴随开门刺耳地响起。
不太大的客厅里,烟云缭绕,摆开三桌麻将,坐着站着十来个人。
开在外面的是麻将馆,开在里面的是小**。
我闷闷地咳嗽了一声,穿过这些人,走到最里面,打开卧室门。
还没开灯,先关上门,反锁两扣。
那些声音像是远去了,肺里被硬㨃进来的烟草味挥之不去,我又咳嗽了好几声。
喘过这口气,我开了灯。
几平大小的房间里,一张单人床,一个帆布衣柜,一个三五十年前褪色掉漆的梳妆台,这就是全部了。
我踢掉像重了两斤的鞋,脱掉湿透的外卖服,打颤地换了薄棉睡衣。
睡衣虽然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毛球,可穿在身上的感觉却很柔软。
我拉开梳妆台的小抽屉,拿出一板胃药,抠了两颗,就着杯子里早就冷透的水吃下去。
这间是北卧,常年见不到阳光,即便是春末这样的季节,只要一下雨,也冷得厉害。
我把电热毯的开关推开,整个人缩进被窝里。
胃疼、头疼、浑身疼,就连心窝里都在颤抖地酸疼。
……我遇到庄焰了,时隔八年又见到他了。
我双手死死抓着被,岣嵝着身体,抽着气忍疼的同时,模模糊糊地想,要是没遇见庄焰,就算再疼也还能忍的……可遇见了庄焰,夏眠就像没了壳的蜗牛,软软趴趴,毫无力气。
-电热毯很暖,驱散了四肢的寒气。
胃疼似乎也缓解了一些。
我顶着暴雨送了一天外卖,这会儿松懈下来,手脚一阵阵地发麻发软,神智也渐渐昏聩。
就在迷瞪之间,手机嗡嗡地振了几下,是接单软件的消息推送。
编号为……订单,客户反馈:差评。
差评?
我猛地睁开眼,脑子里的困倦在一瞬间消退。
怎么会是差评?
我连忙点开软件查看,是刚刚那单……舒婷给了差评。
我做外卖骑手这么多年,这是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